晨光文具价格联盟

【翰墨珠玑】金身苍蝇

楼主:河科大洛神文学社 时间:2019-12-23 22:13:45





·

·

·

·

·


苍蝇


他们会过得幸福

还是坎坷,

又有多少会重演巧的一生?

不过她已经不需要再考虑这些东西了。


1

“孤独,

到底是一种状态,

还是一种习惯?”

长夜漫漫,

唯有月亮知道答案

年少的巧把一切都归咎于她那生来就与众不同的体色。

从羽化的那一刻开始,巧就被其他苍蝇视为异类。

“多恶心的颜色,啧啧。”

“看起来就像太阳照着的屎。”

“不是像,就是坨屎。”

……

诸如此类的话充斥着巧的整个少年时光。其他苍蝇发现了新的水果不屑与她为伍,也不让她靠近他们的栖息地,一旦看到她出现在他们的视野,他们轻则冷漠孤立,重则恶语相加。巧永远也忘不了被其他苍蝇用几亿只复眼眼盯着她的金色外壳,露出几亿重厌恶的神情的感觉。他们的眼神仿佛告诉她,她不是一只苍蝇,而是一只怪物。而她的六肢,眼睛,身体,翅膀告诉她,她是一只正常而健康的雌性苍蝇——除了颜色。

自然,像她这样异类的苍蝇注定是不存在择偶权利的——根本没有苍蝇愿意接近她。依照苍蝇的大众审美,只有那些强壮而个大的绿头小伙,配上那些娇小而玲珑的红头大姑娘,才算得郎才女貌,而她不仅身体呈现违和的金黄色,而且又瘦又小,翅膀灰暗。所以,在每个晴朗的清晨,她就趴在窗台上,梳妆台上,垃圾桶的边沿,静静地看着其他同类跳着浪漫的舞步。反正这既然与她无关,也就谈不上羡慕。

很快,巧学会了独自觅食,独自栖息。习惯了独自摸进厨房寻找剩菜,习惯了独自缩在阴冷的橱柜后度过漫漫长夜,习惯了没有同类的世界。只有当进食完毕,趴在墙根上消化的时候,她会时常用后腿捋着厚重的翅膀默默地品味着过剩的孤独,抑或感叹生命的不公。

“孤独,到底是一种状态,还是一种习惯?”长夜漫漫,唯有月亮知道答案



2

她终于明白了,

人们不会为了她长着金色的身体而去赞美她,

只会因为她是只苍蝇而去剿灭她。

巧对人类世界产生兴趣,也是源于偶然。

她是从一户人家中小孩子的美术书里第一次见到了关于自己身体颜色的解释——“金色”。她从半空中凝视着被人类称作“书”的东西,当方块字“金”填满了她几亿只复眼时,她感到了一种来自灵魂深处的震撼,这种感觉是前所未有的,无论是切开的榴莲还是新鲜的西瓜皮都无法带给她这种感觉。旁边的色块和她身体的颜色一模一样,在灯光的照耀下反射出迷人的光,她用极其微小的大脑艰难地记住了代表自己身体颜色的符号——“金”。

但这不是令她最喜欢的书,她最喜欢的,还是那本《现代汉语词典》。这本书又厚又大,书页上布满了密密麻麻的符号,形态各异而又排成整齐的阵列。这让巧心驰神往。看到入神时,她也会像享用大餐前一样搓手。也是在这里,巧知道了人们对“金”的喜爱,并赋予了它诸多的美好含义。比如最可信的承诺叫“一诺千金”;最美好的婚姻叫“金玉良缘”;最华丽的建筑被形容为“金碧辉煌”……

“我在人类世界里,也许看起来很漂亮吧……”

她一直这么觉得,直到有一天她在“四害”词条下看到了“苍蝇”。她读了一遍又一遍,仍无法理解。病菌这个东西她既看不见,又摸不着,无辜的苍蝇怎就成了帮凶,怎么又危害到那样庞大的人类呢?她又翻阅了好些含苍蝇的词语,“蝇头小利”,“蝇营狗苟”……无一例外都是贬义词。她感到莫名的伤心,但她还是觉得“蝇营”要比“狗苟”高尚得多,是不能相提并论的。唉,她想,这世上荒诞的东西还是太多太多,就像她身上这奇怪的金色一样,毫无道理,但又影响深远。

尽管如此,她仍然对人类充满了好奇,曾经她从一个人的手机里看到了一句鸡汤,“趁着年轻就要做一些疯狂的事。”而她也的确希望用一些疯狂的举动来摆脱从成为成虫以来已经持续多天的孤独感,点亮她这个卑微的灵魂。

于是,她决定出去走走。

她翻过了院墙进入了一所小学,她第一次看见有如此多人聚集在一起,听着一个被叫做“老师”的人讲话。她从一间教室的门缝溜了进去,她也是第一次见到多媒体这种新玩意,大屏幕上面布满了各式各样的图形,有圆的也有方的,她绕着一个圆锥体飞了三圈,然后停在了尖上,之后,老师讲到哪个地方,她便围着哪个地方转圈,教室里的孩子们发出了一阵阵的哄笑,以至于老师意识到了她的存在,而且怒不可遏,一边教育学生好好听课,一边抄起尺子向她打去,最后只能用半截尺子去讲下半节课,这让孩子们笑得更欢了……

这种恶作剧她做的还有不少,比如她故意在人们熟睡时在他们耳边扇来扇去,在一只大手气急败坏地挥来前0.5秒逃离;她还爱在人们进行紧张的工作时突然出现在他们的鼻子上或是眼镜框上;最过分的一次她成功地干扰了一对情侣的接吻。这种恶作剧带来的的快感使他感受到了自己存在的价值,即便这种价值是遭人厌恶的。她在这种快乐中也慢慢地不再过分关注自己体色的不同了。

当然,她也曾经历过危险,甚至险些丧命。有次她在卫生间的墙上休息时,突然听到背后传来“嗤”的一声,身后闪过一个瓶子的影子,然后一种令她恶心的味道在房间内蔓延开来,不一会儿,她便感到头痛欲裂,心想不妙,想要飞却感到身体在下沉……

幸好离她不远有一个废旧的通风口,她才得以躲过杀虫剂的吞噬。在飞出那令她绝望的房间后,她隐隐约约听见了一位妇人恶毒的咒骂。时至今日,她终于明白了,人们不会为了她长着金色的身体而去赞美她,只会因为她是只苍蝇而去剿灭她。


3

日子

也就这么一天一天安静地过下去了。

日子过得久了,巧也觉得孤身一蝇的生活也没什么不好。毕竟苍蝇又不是像蜜蜂一样的群居动物。所谓的聚会,也无非是发现猎物时的一拥而上,天下攘攘,皆为利往。说白了,把他们聚集在一起的,不是同类间的情感,而是共同的利益罢了。但是,作为一只苍蝇,思考太多问题不见得是好事,为了活着而活着才是他们应该做的。

炎热的天气逐渐褪去,巧的心结一点点解开,情绪也变得逐渐稳定而平和。日子也就这么一天一天安静地过下去了。


4

作为生而不同的少数者,只要完完整整地活完一生,

这本身就已经是一部史诗了。


直到入了冬天,巧才意识到自己已经垂垂老矣。并且惊异于自己竟然如此高寿。曾经羞辱过她的同类皆陆续化为了泥土,粗略算来,她已经活了近三个月了。当她发现即使是想要置她于死地的人类,也蜷缩在被窝里懒得理她时,她在这个世界上已经没有什么怨恨可言了。唯一令她难受的,是隆冬的严寒。低温使她难以行动,向上飞几公分都对她来说都相当吃力。她脑海里闪现出某位苍蝇先祖的一句话:“每只活在冬天的苍蝇都是真正的勇士。他们是继承者,也是奠基者。”而她不愿把自己比做这个者那个者,她现在什么也不愿意做,但也不愿意死。

可时间对普遍短寿的苍蝇是无情的,巧每天衰老的痕迹已经肉眼可辨。终于有一天,她觉得自己大限将至,动弹不得的她躺在窗框边沿,透过窗子无意中看到了她认为她生命中最美的东西——雪。如此洁净,如此轻盈。很少有苍蝇见过雪,所以她很乐意看着这样一种奇观度过自己的最后时光。

她感到自己的身体在逐渐变轻,轻得像雪花一样,似乎要飘起来,她随风舞动,仿佛要飘向远方,只看到自己金黄色的外壳,在月光下显得无比柔美……

她猛然感觉身体一沉,被拉回了了现实当中,她惊奇地发现自己的身边停留着一只瑟瑟发抖的的雄蝇。紧接着,更令她惊讶的是,这只苍蝇竟然试图与她交配!她没有拒绝。这仪式进行到一半时,她听到了异常的声音,她松弛了很久的神经又警觉起来。

是人类的脚步声!

可怜的雄蝇还沉浸在这澎湃的仪式之中,浑然不知危险将至。

当苍蝇拍挥到半空中时,巧意识到自己必须行动了,但她的六条腿僵硬得难以动弹,翅膀上仿佛结了一层霜……而每一毫秒都是生与死的临界……短短几毫秒的时间里,巧的大脑里闪现出了无数的画面,那本让她变得有文化的词典,孩子们爽朗的笑,此时背上的另外一个生命……突然她觉得自己的一生仿佛也很精彩,很有意思,她渴望了一辈子尊严,不希望在苍蝇拍下屈辱地结束生命……

在一刹那,她用尽最后一点力量一跃而起,竟然驮着那只雄蝇飞了起来,沾满灰尘的翅膀在寒风中艰难地扑打着,飞出了她近半个月都不曾踏出过的窗户,消失在了一片苍茫之中……

虽然这两只苍蝇都没有活过当天。但对巧来说已经没有什么遗憾了,她产好了卵,然后像雪花一样落在了地上,很快便感到一种美妙的东西连同这几个月来的喜怒哀乐一并从她的几丁质外壳里散逸出来。剩下一颗金色的躯体被白色的雪花慢慢覆盖,没有寒冷,也没有痛苦。

也许将来的某一天,在这些卵中也会孵化出几只金身苍蝇,他们会过得幸福,还是坎坷,又有多少会重演巧的一生?不过她已经不需要再考虑这些东西了。

作为生而不同的少数者,只要完完整整地活完一生,这本身就已经是一部史诗了。



欢迎投稿:hkdlswxs@163.com

  文字排版:李佳钰

  图片部分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