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文具资讯 >连载:有个好爹的重要性
连载:有个好爹的重要性
2020-11-22 06:46:23


安妮杂记:


父亲,一种程度上会决定女儿的人生道路。

本期故事主角:陈美龄




1


1955年,陈美龄出生在香港。


六岁的时候,她进入了玛利诺女子学校。这是一所教会学校,因为做礼拜时要有唱诗班,所以学校的合唱团办的不错。陈美龄是合唱团的成员,并且在姐姐陈依龄的帮助下,自学了吉他的演奏。


九年级时的时候,陈美龄第一次在民歌演唱会上独唱。这次独唱大受欢迎,从此她经常在学校活动中登台。当时有家乐风唱片公司,要制作一张由十二位业余歌手组合的唱片。为这张唱片伴奏的吉他手叫陈约翰,他当时正好在陈美龄学校的合唱团里教吉他。约翰认为陈美龄唱的不错,把她引见给了唱片制作人。


陈美龄选唱了Joni Mitchell 的《The Circle Game》。一年之后,陈美龄的《The Circle Game》以单曲发行,并立刻红遍香港。当时的香港只有两个FM广播机构,香港电台RTHK和商业电台CRHK。他们各有粤语和英语两个频道。陈美龄的 “旋转游戏” 这首歌在四个频道上都是排行榜第一名,这在香港歌坛上是史无前例的。


一岁时的陈美龄和母亲合影


2


出道之后四个月,陈美龄与RTV签约,负责主持“美龄晚会”,在每周的八点档播出三十分钟。节目里介绍优秀学生,义工团体,名人名校等等。日本作曲家和歌手平尾来香港的时候,应邀上了 “美龄晚会” 节目,两人因此认识。


平尾觉得陈美龄的嗓子,音质和音色在日本歌坛上没有的。他认为陈美龄有成为日本的青春偶像的潜质,因此把陈美龄介绍给了日本的唱片公司。最后,日本演艺界著名的渡边公司和她签了合同。


在渡边公司的新年年会上,很多电视界和出版业的名人都来了。陈美龄身着毛衣,小短裙和半筒袜,以一副轻松休闲的打扮出场。到场来宾对陈美龄的这身妆扮颇为好评,渡边因此决定换掉她过去的及地长裙造型,同时她的唱歌方式也由坐改为站,配合着旋律还加上各种手势动作。


这个活泼可爱的形象随即一炮而红,唱片销路直线上升,陈美龄一下子就进入了日本青春偶像歌手的行列。1973年,十八岁的陈美龄不仅获得日本的唱片新人奖,而且连续两年出现在红白歌会上。要知道,当时连山口百惠所在的“花的三人组”,都还没有机会上这个节目呢。


红白歌会上的陈美龄


3


对于陈美龄的唱歌这件事,她的爸爸陈燧堂从一开始就不赞成。在他看来,女儿用功读书才是正事。但是陈美龄坚持要唱歌,并且向父亲保证不会因演唱而落下功课。她说到也做到,最终以全校第二名的成绩高中毕业。


陈美龄去日本后,陈燧堂和渡边公司谈的条件之一就是:陈美龄在日本要继续读书。陈燧堂和渡边公司强调:女儿还是个学生,所以要以功课为重要。他和女儿约法三章,第一,保重身体,不要生病;第二,努力学习,一定要毕业,第三,一旦决定要做的事,就得坚持到底。


1973年,她进了日本上智大学,主修心理。也许正是因为父亲的安排,陈美龄一直觉得自己是位学生,只是在兼职唱歌而已。到了1976年,陈美龄除了渡边音乐发行公司之外,其他在日本所有的合同都已到期。陈美龄的父亲陈燧堂觉得这是个隐退的好时机。


据说当时陈美龄每个月大约有两百万日元的收入,而且陈家并不是大富之家,还没到视金钱如粪土的地步。但是陈燧堂还是希望女儿能离开演艺圈,好好的把大学读完。


陈美龄参加了大学的网球社


4


当时陈美龄的母亲,并不想让女儿放弃唱歌。她觉得把家里六个孩子抚养成人,真真是含辛茹苦很不容易。如今陈美龄正当红,退出歌坛岂不等于一切都付诸流水?


但是陈美龄的父亲陈燧堂,却坚持认为女儿应该去读书。在陈美龄回香港的时候,陈燧堂开了一个家庭会议,最终一家人达成协议:陈美龄离开日本退出歌坛,从此好好的专注学业。


回忆当年的决定,陈美龄坦言当年很矛盾:“这不是我的心愿,是爸爸的意见。爸爸说‘名气与金钱会随时消失,入了脑的知识才是一辈子的宝物。”陈美龄于是在香港开了个记者会,说自己将退出歌坛去加拿大读书。


陈家有钱不要,渡边可没想过放弃这棵摇钱树。陈美龄回忆说,消息一出,日本方面快气疯了。渡边制作部门的总经理松下立刻坐了飞机来到香港。当时陈美龄和妈妈一起离开了香港,松下就找到陈燧堂,表示要不惜任何代价将陈美龄带回日本,但陈燧堂坚决不让步。


与父母兄弟姐妹在一起吃饭


5


1976年的夏天,陈美龄来到加拿大,开始了专心求学的生活。大约半年之后,她接到家人从香港打来的电话 --父亲陈燧堂意外病危。


看着匆匆赶来的女儿,陈燧堂泪流满面。陈美龄二十一岁了,还没有固定的男朋友,这件事让他非常牵挂。他喘着气和女儿说:他原希望自己能帮女儿找个好婆家,但遗憾的是,自己可能看不到美龄穿婚纱的那一天了。


不久,陈燧堂便去世了。父亲就像一座灯塔,一直在为陈美龄导航。然而父亲就这么突然走了,从此她的人生,只能靠自己前行。


大学毕业后,渡边公司再次找到陈美龄,建议她返回歌坛。陈美龄原本考取了研究生,家中虽然还有些积蓄,但总归是坐吃山空。美龄的两个弟弟还是学生,不能工作不说,将来求学的费用也是一大笔开支。家里需要收入,而且是大笔的收入才行。


陈美龄于是重回渡边旗下,回到了歌坛。


重回演艺圈的陈美龄


6


在82年的时候,她换了一个经纪人。新的经纪人名叫金子力,比陈美龄大一岁。他从早稻田大学社会系毕业后,1977年进入渡边工作。慢慢地,陈美龄和金子力之间擦出了火花。1986年两人结了婚。


陈美龄的家,离东京单程有5小时车程。她担心出去录节目没法给孩子喂奶,于是带着儿子到了电视台。自己录制节目的时候,保姆在另一个地方看孩子。陈美龄的这一举动,在社会风气依然保守的日本引起了一场大争论。不仅男人,一些女人也说她“太贪心”,“既然生了孩子,就应该待在家里”。


从1987年到1989年,这场争论持续了整整两年,陈美龄饱受日本右翼的攻击,事业也陷入低谷。美国《时代》周刊杂志报道了这场争论,斯坦福大学一位教授看到报道后,邀请陈美龄去读教育学博士课程,研究现代女性问题。


当时陈美龄已经怀孕了。一个孕妇读博士,原本就够辛苦了。而日本男人是不管带孩子的,所以如果陈美玲去读书的话,她还得照管2岁多的大儿子。但是,陈美龄不想放弃这个机会。


陈美龄先是说服了丈夫,同意她远赴重洋。同时又精心准备,顺利通过了斯坦福研究生院的入学考试。带着长子和8个月身孕,她再次踏上留学之路。上课时,2岁多的老大送到学校的托儿所,襁褓中的老二由一位好朋友抱着带到教室外,陈美龄抽空溜出来给他喂奶。


到了晚上,实在找不到人帮忙带孩子了。好在教授却很通融,让陈美龄可以带着孩子坐在教室最后一排。等到儿子们都睡下了,陈美龄才能拿出书来看。经常看着看着,天就亮了。


后来有人去美国看望陈美龄后,马上打电话给她丈夫,希望劝她赶快回家。陈美龄笑着说:“他说这样下去我快要死了!现在想来真不知道那时是怎么过的。”


独自带着两个儿子在斯坦福大学读博士


7


1994年,陈美龄完成毕业论文,获得教育学博士学位。“可能因为我是唱歌的,社会上有很多人看不起我。”花费五年时间,陈美龄终于可以用斯坦福博士的身份,为女性和儿童的权利发声。她说:“等我读完博士回到日本,我说话终于有人听了。”


从斯坦福毕业后,陈美龄不仅没有停止演艺事业,还把大量时间投入公益活动,担任了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亚洲亲善大使。因为反对日本的儿童色情刊物,她还遭受过死亡恐吓。


41岁时,陈美龄生下第三个儿子。工作虽然繁忙,陈美龄的三个儿子全部母乳喂养到一岁半。陈美龄说:“那时真的非常累,可也是我最开心的几段时间。无数次觉得自己累得要趴下了,可是看到孩子们一起笑着跑来,一个新的陈美龄又出来了。”


与丈夫、儿子们合影


8


2015年,继大儿子和平、二儿子升平之后,陈美龄的小儿子协平也被斯坦福大学录取。外界对于陈美龄的教育方式,也因此充满了好奇。作为一个教育学博士,陈美龄认为教育孩子无需艰深的理论,需要的只是把一些很基本的原则,真正的坚持下去。比如不要和别人家孩子比较;不要用物质奖励孩子;孩子发问时,永远不要让他“等一等”;不要对孩子撒谎;不要反对高中的恋爱......


回望自己过去的几十年的风风雨雨,陈美龄感慨万千。她说:“无论生活有多艰苦,我的父母都拼命工作,把家里六个孩子都送进学校读书。父亲始终抱着一个坚定不移的信念:孩子们身上拥有着美好的未来。但有一个前提——他们一定要受到良好的教育。”


陈美龄在她的书里写到:“教育,可以告诉孩子世界上有许多可能性,给予他为实现梦想所需要的工具和知识,使他抱有朝着梦想大步迈进的勇气。并且教导他,即使遇到挫折也有重新站起来的气势,即便达成了目标也有不耀武扬威的谦虚。”


-----end-----


往期内容

连载:有个女人,她从小就很有钱

连载 | 女儿是爸爸的.......

连载:总统的妈

如果喜欢这篇文章,

把它分享给朋友吧~

微信号:wx-5hlif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