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文具资讯 >陪中国土豪猎熊
陪中国土豪猎熊
2020-04-02 21:02:09

这只高2.5米体重600多公斤的庞然大物摇摇晃晃,试图向前面再走几步,当时我的感觉周遭的时空仿佛都被人按下了慢动作键,我只记得它倒下时脚下的土地都在震动,我的血液好像在奔腾,那种感觉真是难以形容。

口述者| Igor(伊格里)

kamchatka-extreme-tour (堪察加极限之旅)旅游公司创始人

实习生| 罗婷 整理


我第一次猎熊,从熊出现到扣动扳机,只花了不到一分钟。


2005820日上午7点,我受好友亚历山大邀请前往俄罗斯勘察加狩猎场猎熊,直升机的巨大轰鸣声掠过松叶林上空,让我不禁想起从前做特种兵的岁月。跳下飞机的那一刻,我困极了,要知道,前一天晚上,我因为要猎熊兴奋了整整一夜。


经历了一个半小时的山路颠簸后,我们来不及细细品尝餐桌上美味的面包和鱼子酱,便迫不及待地开始计划明天的狩猎,讨论持续到深夜。第二天凌晨4点我们开始起床准备,往专业的打猎服上喷上防蚊药水,确认好卡宾枪SVD“老虎”(全天候猎杀中型及大型动物的专业狙击步枪)的子弹充足,带上一些干粮。3个小时后,我们选中了一块绝佳的猎熊场地:一条清澈的河流边。棕熊喜欢到河里抓鱼吃,我们选一块下风向的伏击点“守株待兔”,准能逮到它。


谁知一等就等到黄昏,看着不断下沉的夕阳,我不禁有些沮丧。正当我们准备起身回营地时,突然,一只大熊带着四只小熊过来了。我举起了猎枪,却发现原来是一只母熊带着小熊觅食,因为勘察加只允许猎杀成年雄性棕熊,我乖乖放下了枪。


第三天凌晨,我们来到同一个地方,再次埋伏等待。不一会儿,我就听见树丛中有东西在沙沙作响,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还没睡醒,我有点不在状态,赶紧摸出白兰地狠狠来了一口。当时我嘴里满含着白兰地,眼睛聚精会神注视前方,天哪,一只巨大的熊!


没时间做任何思考,军人的本能让我迅速将SVD“老虎”瞄准了它,锁定心脏,近了,更近了,不到50米了,我没动。然而,它好像感觉不妙,对着我这边昂起头开始嗅空气,我的心脏开始剧烈跳动,整个人都笼罩在前所未有的紧张感中。突然,熊抬起了它的后腿,吼了一声,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就在那一秒钟,我扣下了扳机。


这只高2.5米体重600多公斤的庞然大物摇摇晃晃,试图向前面再走几步,当时我的感觉周遭的时空仿佛都被人按下了慢动作键,我只记得它倒下时脚下的土地都在震动,我的血液好像在奔腾,那种感觉真是难以形容。


回到莫斯科后,我久久不能从那次猎熊的震撼中走出来。我总是梦到山谷中那数不清的白桦、云杉、落叶松,河边成片的白杨、桤木和柳树林,林间有数不清的鸟儿在啼唱,而我亲手猎杀了一只棕熊。


自古以来,熊在我们俄罗斯就被认为是神圣的动物,它是我们斯拉夫民族的动物图腾。最初族人狩猎是因为生存需要,我想这种狩猎基因后来便暗藏在我们的血液中。正如屠格涅夫在《猎人笔记》中所描述的那样:打猎不仅促使俄罗斯人形成了自己对大自然独到的认识,对猎人而言,猎熊是一件相当荣耀的事情。


在这个崇尚打猎的国度,杀死一头熊不仅是一次猎奇,反而更像一次对自然的拥抱。后来,我把它做成了生意。


2010219日,我的朋友亚历山大邀请我与他一起收购了一家老牌公司“勘察加熊”,一共花了130000美元成立了“ kamchatka-extreme-tour ”(堪察加极限之旅)旅游公司,并获得了长期营业许可证。每年我们都可以申请到100头之内的猎熊指标,这是受法律保护的,与偷猎者有着天壤之别。我们严格遵照许可证的要求,对小熊和母熊予以保护,在规定的范围内进行狩猎活动。


同年826日,时任俄罗斯总理的普京视察了堪察加边疆区,包括我的公司。普京承认,追捕棕熊的确是在堪察加最受欢迎的一项生意,而且狩猎和捕鱼是人类世代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


20年来,堪察加地区的棕熊数量保持稳定,大约为2万只,每年政府都会对棕熊数量进行调查。从2012年开始,允许狩猎的棕熊数量逐年增加,但每年实际狩猎的棕熊数量约为600只。堪察加边疆区确定今年狩猎棕熊的数量限额为1714只,在狩猎旺季(8-11月)来自多个国家的170名猎人参加了狩猎活动。


迄今为止我的公司一共接待过268位客人,其中美国、德国、法国、英国客人居多,许多中国台湾人也对打猎很有兴趣。今年,我开始在中国内陆进行我的生意,真要说一个原因的话,我只能说中国土豪特别多。


今年9月底时,我接待了来自中国的8位客人,他们多是从事建筑生意的。我们从北京出发,乘坐飞机飞往哈巴罗夫斯克再转机到勘察加彼得罗巴甫洛夫斯克,到达勘察加后我们泡温泉释放自己的疲惫。


第二天,我给每一位客人都配备了一位专业猎手以及一名翻译,他们开始学习猎熊的技巧和手势,要知道猎熊时,猎人是不能说话的,都用手势沟通。当然,在安全上大可不必担心,就算你没有打中熊,猎人也会及时补枪,迄今为止我们没有任何失误。


在训练营地里,专业的猎人会教中国商人许多经验,比如教他们如何隐藏自己;然后告诉他们一些禁忌,比如说当熊在山坡的正上方或正下方与你对峙时,不要开枪;开枪时最好不要打熊的头部,它的头部有大量的肌腱和皮毛;包括在开枪后,许多猎人太兴奋会直接冲过去欣赏自己的猎物,这是非常危险的,一定要确认它们没有了生命迹象再过去。


第三天开始就是狩猎期了,这些来自中国的朋友都非常聪明而友好,在接下来的日子里他们中的绝大多数人都成功地凭借自己的努力猎杀了一只棕熊,只有一位商人是猎人帮忙补的枪。在狩猎期时,除了猎杀块头最大的棕熊,我们还会猎杀驼鹿、驯鹿、狐狸、各种各样的飞禽,不过这些都有数额限制,每年都不一样。


相对于外国商人,中国商人的区别在于他们好像很忙。因此,我们也特地为这群中国商人将原本为期半个月左右的旅程削减至8-12天,甚至有人希望能削减到5天,这让我觉得非常不可思议。


后来我明白,这可能跟中国经济发展很快有关系,中国的生意机会太多,中国富人很忙。另外,相较于喜欢徒步的美国专业猎手,中国土豪们极其不喜欢走路,凡是能坐车的地方,他们都不愿意走路,所以我们特地为中国商人选择道路能够直达的狩猎区域。


点击下图,保存图片后用微信打开扫一扫,扫描本图即可支付完成本期杂志订阅。或点击【原文阅读】进入购买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