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光文具价格联盟

好风凭借力,送我上青云

楼主:红楼梦学刊 时间:2019-12-18 23:00:24

 

红楼梦学刊 微信号:hlmxkzzs

新朋友们点击标题下蓝色字“红楼梦学刊”关注

小提示:点击右上角“...”可以分享到朋友圈


转自雷广平先生博客

      杨花、柳絮、苍耳、榆钱,植物中最微贱者。故在文学作品中,往往常用它们来比喻卑微轻浮的形象。“柳絮本来多悲调”,当大观园众儿女拟以柳絮为题分咏填词之时,大都没能跳出这传统的思维定式。且看探春眼中的柳絮是:“也难绾系也难羁,一任东西南北各分离。”宝玉哀叹的是:“莺愁蝶倦晚芳时”,只得寄希望于“明春再见隔年期”。黛玉所咏则更显悲衰:“漂泊亦如人命薄”、“叹今生谁舍谁收?嫁与东风春不管,凭尔去,忍淹留。”宝琴的则是:“三春事业付东风”、“偏是离人恨重”……唯有薛宝钗与众不同,她以自己特有的气质,乐观向上的人生态度,聪颖的洞察力和想象力,“在小题目上作大文章”,写出了一首以柳絮为题与众不同的千古绝唱:

      “白玉堂前春解舞,东风卷得均匀。蜂围蝶阵乱纷纷。几曾随逝水,岂必委芳尘。万缕千丝终不改,任它随聚随分。韶华休笑本无根,好风凭借力,送我上青云。”

       宝钗的这首词其大意是:春风彷佛也能理解这柳絮,将它均匀地吹散在屋前,遂将庭院妆扮得如白玉堂般雍容华丽。比起蜂蝶的狂飞乱舞,它竟是如此的令人陶醉。尽管它偶尔也会随水而逝,或为扬沙尘土所埋没,但切莫笑它微贱无根,只要有一阵轻风吹来,它就会顺势飞向云天,实现自己美好的夙愿。

      同样的一种客体,在不同人用不同的角度观察,想象空间却是如此之大,落在笔下,其意蕴反差竟有如此之别。相比之下,我不欣赏那种近乎颓废的无病呻吟,更喜欢宝钗这首托物咏志,能激发人乐观向上、矢志不渝追求美好生活的诗意。

      然而,这首《临江仙·柳絮词》则屡遭非议,认为这首词恰恰暴露了薛宝钗的人生企图:第一是待选秀女,渴望像元春那样入宫做皇妃;第二是想做宝二奶奶,继王熙凤之后成为贾府的管家人,以希冀青云直上。还有的认为这首词也反映了作者擅趋炎附势、随分从时的本质特性,是宝钗自持高洁,不甘与众钗同流的内心表露。美好的诗篇一旦被冠以有政治企图便失却了固有的颜色,名言佳句也遭诟病,尽管作者通过众人之口拍案叫绝般的喊着“果然翻的好气力,自然是这首为尊。”但由于被评者们早早的戴上了别有用心的帽子,“纵然得了好词句”也换不来人们的赞誉与同情。

      不仅如此,按有关学者的分析,薛宝钗的所作所为似乎都有不可告人的企图。在滴翠亭偶然偷听到小丫环红玉与坠儿的私语,情急之下使了个金蝉脱壳之计,假称在与黛玉捉迷藏,便被认为是有意嫁祸于黛玉;金钏儿跳井自尽,王夫人悲痛自责,宝钗劝慰说可能是她不小心失足落井,纵然是赌气投井,便不值得为这样的糊涂人惋惜。于是便认为她心肠冷酷毫无怜悯之心。她哥哥薛蟠从南边带回些土物,她分发给众人,其中没忘了也给赵姨娘一份。这本为怜贫惜贱之举,反被认为是以小恩小惠为自己“拉选票”。至于与宝玉的婚姻关系,完全是由王夫人、贾母,甚至还有一言九鼎的贾元春等经过审慎的甄别所选定,真正聪慧的宝钗唯恐陷入三角之恋而避之不迭。并非像有些人所认为的说她为得到宝玉甚至不择手段,凡宝黛在一处时她都不期而至,有意要与黛玉pk一番。然而,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对于封建闺帏中严守礼教的弱女子来说,哪有自己选择的余地?嫁与宝玉,凭宝钗的冰雪聪明她焉能不预感到即将面临的悲剧。

       常言:“不如意事常八九,可与人言无二三。”不仅是林黛玉,小说中的人物同现实中生活的真人是一样的,都有自己的烦恼和苦闷。面对这些,宝钗的表现是豁达大度、藏愚守拙、随分从时,所以赢得贾府上下一片赞扬声。

      人又都有过自己美好理想的憧憬,不管它是奢望还是不切实际的幻想,它总比那种颓废的悲观厌世的思维要好得多。因此,面对柳絮这个命题,宝钗的思维定式与众不同,对这样“一件轻薄无根无绊的东西,依我的主意,偏要把它说好了,才不落俗套……”这是她素日潜心修养积淀使然。

      正因为此,我喜欢这首《临江仙·柳絮词》,更欣赏那“好风凭借力,送我上青云”的词句。试想,柳絮虽属轻微,但它却有升腾的内在素质,再有好风借力,就会实现常人所不及的遨游青天的本领。这才是励志之人对待人生的乐观态度。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