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光文具价格联盟

臻于至美丨雁丘上,一出戏,一场梦

楼主:央央古風 时间:2021-04-06 16:22:09

《戏梦雁丘》词评

原晞平纱落雁原创音乐团队词部成员,代表作有《长留》 、《涉世书》。

原子的词融合了现代诗和古风的特点,词语对仗工整,句式灵活自由是古风圈子里难得的“浪漫主义”作品。题材多为凄美的爱情故事,此外还有歌颂友情的竹桑生贺系列。既有一往无前的勇敢、也有旁若无人的投入;在充满朝气和自由的年纪下恣意舒展,集聚天时、地利、人和的美。如此评价原子词中的情意实不为过。


词 / 原晞

[1]

兰花指,纤纤拟作柔翅

秋水波,盈盈暗送相思

启绛唇,细吻年华复几次

趁幕未谢,轻许生死


卷珠帘,春光乍泄初识

点朱砂,灼灼烙我心字

采胭脂,浅尝尘间风月事

朝云暮雪,或可一念成痴

[2]

这一季烟雨为谁纷纷?

这一度惊鸿为谁转身?

梨花飘落仿佛岁月安稳

他们依偎在雁声唱醉的黄昏


情浓时不畏山鬼招魂

梦归处何惧寒暑交困

天南地北贪个浪迹无痕

结下红绳让缘分认真 

[3]

自别日,远走大红轿子

于雁丘,葬了那段戏词

裁青丝,谁将余生作一掷

高楼尚高,从此风华已逝

若得来世寻常炊烟深

愿能重头做双有情人

梨花飘落不忍掩去重门
他们共眠在雁声难再的黄昏


子宁 

《戏梦雁丘》 的“雁丘”一词源自于金代文学家元好问的词作《摸鱼儿·雁丘词》。大家也许不能背诵全词,但一定记得里边那句传唱至今的千古绝句: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生死相许?于是,《戏梦雁丘》讲述的又是一段情长悲歌了。


“一个是唱遍演尽一出《雁丘》的戏子,一个是江南名门世家遍读诗书的闺秀”。在舒缓的前奏里,古筝声方才响起,二胡就拉进来了,恰似男女主人公一前一后紧紧相随的步伐,奠定了整首歌哀愁的情感基调。第一段主歌是全词最富美感的部分。你可曾看到戏台上那咿咿呀呀的戏子:轻拈兰花指,目含秋水波,趁演着这出倾倒众生的雁丘戏,暗暗许下生死的承诺。“暗”、“轻”二字写出戏子的苦与痴。碍于门第之见,不能够轻言相守,惧于收场,狼狈似大梦初醒,却还是不禁暗自在戏中轻许生死。这也是全词描画最细致最梦幻的部分,你仿佛能看到台上人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都藏于其中,但却永远无法亲自领受其中的心意。


“这一季烟雨为谁纷纷?这一度惊鸿为谁转身?”戏子把心意都寄托给纷纷飘洒于空中的烟雨,连惊鸿也为之动容,曾经的相守被定格在了那个梨花飘落的美丽黄昏。


“情浓时不畏山鬼招魂,梦归处何惧寒暑交困”是全词最锋利的词句,像极了原子词的恣意无畏风格。明明这么勇敢的一段爱情,到最后却还是输给了门第之见。在古代封建社会里,戏子是下九流之辈。直到今天,戏子也还一直是人们对戏剧从业者的蔑称。而至今,我们也仍未完全门破除第之见。出身决定了一个人的命运,我们无法追求自由的爱情、自由的生活。一旦沦陷,不可幸免。女子出嫁当天,血染大红轿子。于是,戏子高楼一跃,从此风华消逝。唯有以死明志,唯有等到来世,他们都出身平凡,远离尘世,才能再做一双有情人。


全词每一句都极尽了凄与美,温声细语,把各自的心意娓娓道来。两段主歌、两段副歌分别形成工整而强烈的对比。每一段主歌又各自分写男女主人公,相互应和。


歌曲结尾撤去二胡和古筝的乐声,看似突兀,但也正因此寓意雁丘戏落下帷幕,暗淡收场,一切终将归于平静。在座中人眼里,那只是一场戏,心也动了,泪也落了,也就散了。曲终人散,就像一滴水坠入辽阔的大海里,连微澜都不能激起,又能改变得了什么呢?唯愿你我都能有所经历,曾经勇敢。


作品选段 / 原晞 

《长久》

许我爱意初萌 / 用这最青涩形容

不似温柔莎翁 / 却也虔诚

蝴蝶有多逞勇 / 一挥翅便是一生

它的流浪 / 唯有沧海能懂

佯装以诗人自称 / 为你十四行倾城

笔下多情千百种 / 你比光阴更玲珑

《长留》

恋至浓时将天下袖手

情深者何过之有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