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光文具价格联盟

【盐池方言小说】花马池城,南城门洞进进出出地走着一些人和牲畜

楼主:盐池大城小事 时间:2020-04-30 04:20:34


《山和梦》   作者:侯凤章

盐池方言长篇小说连载,已获作者授权

《九》

点击查看《一》 点击查看《二》点击查看《三》

点击查看《四》点击查看《五》点击查看《六》

点击查看《七》点击查看《八》


齐三领着齐风、齐云赶了大半天路程走进了花马池城。花马池城是明朝建的。高高的城墙上包着厚厚的城砖,尽管有些城砖已经风化了,但依然坚固地镶嵌在城墙上。城墙巍然屹立。南城门洞进进出出地走着一些人和牲畜。齐三很熟悉这座古城,他从这个城门洞进出的次数已经说不清有多少了。齐风、齐云虽说来的少,但对这座古城也并不陌生。




进城后,齐三先领上两个侄儿到张家小饭馆吃了点饭。从前进城常在这里吃饭,张掌柜的齐三也熟悉,这次见面仍然先寒暄两句。齐三问:“城里的东西可便宜?”张掌柜的说:“便宜。朝廷又换主了,宣统帝叫人赶走了,又来了新主。天下一天一个样,摊摊上的货不变样。”


齐三读过书,知道点皇帝的事。一听宣统帝下台了,又换了新皇帝,不免有点吃惊。就问:“这新皇帝叫啥?”


“说不上。管他是谁呢,老百姓是一群羊,谁来了谁赶上。”张掌柜的说。


吃完饭,齐三领上两个侄儿在地摊和铺子里转。转着转着,看见一大队人马进了城,已经到当街上了。齐三赶快拉两个侄儿朝路边躲,街上的人也纷纷朝路边躲。大队人马个个背着枪,枪上的刀明晃晃的刺人眼睛。他们到街中心十字路口朝东走了。齐家父子三人倒抽了一口冷气,吓得竟然忘记自己进城是来干什么的。胡乱地走了两步,连东西方向都摸不着了。


齐风拉着齐三说:“三爹,赶快买点东西出城,这里不能多盛了。”


齐三回头看着两个侄儿高高地站在他面前,有些英武,有些憨实。他害怕了。侄儿们的这个年龄不正是当兵的年龄吗?军队开进城说不定要抓人,新皇帝要拔兵,这可是最危险的时候啊。齐三想出了一身冷汗,拉着两个侄儿赶快去买货。


布匹买上了,墨笔纸砚买上了,糖果买上了,铁锹买上了。这么多的货怎么拿回去呢?齐三想。


齐三又和两个侄儿商量说:“咱们买一头驴吧,一是要往回驮这些货,二是种地、推磨、碾米也需要有个驴。”两个侄儿没说什么。




驴买上了,货驮在驴背上了。太阳压在西山顶上,他们匆匆忙忙地出城了。


齐家父子三人看着驴背上沉重的货物,脚步一阵比一阵走得快。


夜幕沉沉地降落下来,把他们三人和驴身上的货物全都裹了起来。路在沙窝里七曲八拐,艰难地向前延伸着。他们迈着沉重的步子,翻过一道梁又一道梁。走到大概人们将要入睡的时分,父子三人来到了一个叫场子滩的地方,齐三说:“这儿是你四妈的娘家,咱们在他们家住下吧,我看不敢再走了。”齐风犹豫了一下说:“走是不敢再走了,但到人家家里住很麻烦。我看天也不冷,咱们还不如就在这滩里悄悄地住下,天一亮就起身。”


齐三想这娃咋不愿意到他四妈娘家住呢?噢,驴驮着这么多的货,到人家住,麻烦,确实麻烦……麻烦的是带着这些货到老四婆姨娘家住,明回去是有闲话的呀。齐三想得更复杂。


他们把驴拉到避开路的一个沙窝里,卸下了货物,三个人坐在沙滩上吃干粮。星星爽朗地撒满天空,星光像金丝一样扎到他们的身上。齐三想起了他当年拉骆驼走南闯北风餐露宿的情景,就想对两个侄儿讲点什么。但一想,不行呀,此时此刻需要的是悄无声息,需要的是不出一点声音以保证绝对安全。


远处有狼嚎声,那声音嗷得很长很长,听着就有点瘆人。接着就是一阵狗吠声,震动着旷野。草虫唧唧,小动物窜来窜去,磷火在对面的山梁上呼呼地飞着。




齐风睡着了,齐云睡着了,齐三不敢睡。他看着这货物,看着远处的天地,仔细地辨听着各种声音,尤其是辨听着是否有人走动的声音。果然传来了戚戚吵吵的人马声,齐三屏着气谛听,睁大眼睛向远处看。一队人马拖拖拉拉地从他们旁边的路上走了过去。齐三想这要是不住下,一直往前走,保准碰上这些人了。碰上他们大概一切都完了。可怕,真可怕,这年月真是难活死人了。


吃完早饭,女人们刚把锅洗完,齐三他们就赶着驴进窑院了。在家的所有人都惊喜不已。女人们迎了出来,看齐三他们往下卸货。娃娃们围着驴转来转去,好像在辨认一头从未见过的动物一样。驴在等着吃草,齐三让女人们赶快给驴上料。这个窑院又一次让欢乐舞动了起来。


齐三让四个女人过来清点货物,农具、布匹、笔墨纸砚、针头线脑、糖果,堆放在地上散发着异样的气味。尤其那糖果,浓香诱人,娃娃们争相围观,越靠越近。齐三让齐四老婆用柴棍棍在窑壁上划个洋码码记数,接着胸有成竹地说:“这些货物就叫他大妈、他二妈管上,该怎么用,怎么分,你们妯娌四个商量。账可得让他四妈记上。”齐三老婆明显有点不高兴,心想让她们管东西的管东西,记账的记账,那叫我干啥去?


齐大老婆说:“他三妈,你家窑小,我看把这些货都搬到我家大窑里去,咱们到我家商量看咋用。”齐二老婆想,我家窑也大,咋不说往我家搬,倒想的往你家搬。大老婆姨就是精。


在齐二老婆和齐三老婆心怀不满的时候,齐大老婆已经抱着布匹往回走。齐四老婆什么话也没说提了些货物跟着齐大老婆走。齐二老婆、齐三老婆只好也拿了些货跟着走。




到了齐大老婆家,齐风正端着一碗剩饭吃。他妈问:“你们走夜路了吧,咋这么早就回来了呢?”


齐风说:“半夜时到了场子滩,准备到我四妈娘家住,又没去,就在滩里睡了睡,早早起来赶路。”


 齐四老婆有点埋怨地说:“那你们咋不到家里去住,就住在滩里?”


 齐风知道这话也不好说,就支吾了一下。


齐三老婆立刻警觉了起来,心想,这娃说的是真话吗?真的没去吗?要是去了,还能不给东西吗?尤其是那糖果,肯定要给捧两捧放下。她想再次清点糖果。齐大老婆很不高兴,以为老三婆姨对她不放心。就气恨恨地说:“他三妈,东西放在我这儿,一样也少不了。”


齐三老婆说:“我担心东西没回家就少下了。”


齐二老婆想不通,就朝齐三老婆脸上瞅了瞅问:“这话咋说呢?”


 齐三老婆似乎气糊涂了,开口竟说:“昨晚说在滩里住了,谁知道在哪里住了!”


齐大老婆醒悟似地张大了嘴。齐四老婆也明白了齐三老婆的意思。齐二老婆转身回了家。她一到家就问齐云:“昨晚你们到底在哪住了?”


齐云说:“在滩里住了。”


“你给妈说实话,你们是不是到你四妈娘家住了?”


齐云说:“本来想去,但没去。”


齐二老婆过来把齐云的话又学说了一遍。齐大老婆不说话,齐三老婆还是不相信,齐四老婆就说:“那你回去问他三爹。”


齐三老婆果然回去了。不一会,齐三家里就传出了吵闹声。


齐三骂:“昨夜差点把我冷死,你们还说这种话!”


齐三老婆对骂:“冷死钻她被窝去!”


齐三老婆让齐三钻到谁被窝?齐大老婆、齐二老婆心知肚明。齐四老婆隐隐地觉得这是在侮辱她。


齐三想打,咬咬牙,把脸都憋紫了。


齐大老婆、齐二老婆过去劝架。齐四老婆喊上娃娃们进地坑窑识字去了。


太阳白花花地照着这个窑院,窑院蒸腾着一股难以名状的热气,热气憋得人难受,溢出窑院,正向无边的旷野散去。




着气归着气,齐三依然雄心勃勃,他打算要无声无息地把这个家业再光大起来。


齐三叫来了跟他干活得五个娃娃,然后对花花说:“你就不下地了,帮你们的婶娘做衣服去。女娃娃该学点女红了。”又转过头对齐风、齐云、齐雷说:“带上昨买回来的锹,拉上驴,咱们四个干活走。”


齐三带上四个娃娃来到地里,让驴在地边吃草,他们开始翻地。土地被他们翻得湿漉漉软绵绵的,在太阳下冒着热气。齐三干活从不说话,只是低头干。他恨不得一下能翻出几十垧几百垧土地,把种子撒下去,让小苗长出来,把大地染绿,然后长高,长大,长结实,长出一尺长的穗子,变成金黄色,嚓嚓地收割回去,打碾出饱满的颗粒,背回去倒在仓房里。多惬意呀!齐三想得浑身是劲,咔嚓一锹土,咔嚓一锹土,一大片松软的土地就亮在他的眼前了,娃娃们累得紧追不舍。


齐三一抬头看见齐四老婆带着娃娃们沟上沟下转游着。心想娃娃们也不能老待在地坑窑里死识字,到滩里晒晒太阳也好。齐三同时还想着,娃娃们要多识字就得走出这山沟沟到远处读书嗑。


齐三又往山湾那个方向瞭。一瞭就有点心酸。他想那时候种地谁还用锹翻,都是用牛耕,一个上午就能耕出一大片,一片连着一片,山洼上大部分的土地都是他家的。秋天打下的粮食成堆成堆。一年四季家里有肉吃,有菜吃。可现在……此时他确实想吃菜,想吃那曾经吃过的新鲜辣椒、白菜、茄子、豆角,多么有味道呀,炒上吃,拌上吃,调在饭里吃,和肉炖上吃……齐三美美地咽了口唾沫,长期没有吃蔬菜形成的干涩口腔,让他连唾沫都难以下咽。齐三确实想回老家去,毕竟老家有成熟的地,有修理修理还能用的农具,再从头来要比这儿容易的多呀。


回吧,再回老家吧。齐三沉重地思考着。可又一想,这儿咋办呢?一院子窑洞,乱七八糟的东西,更主要的是三座坟,难道把他们三个撂在这儿不管了吗?齐三的心情矛盾成一坛浑水,真不知该咋办呢。


中午,齐三回到家却吃到了新鲜的苦苦菜。老婆略带讥讽地说:“吃,好好吃,老四婆姨给你挖的。”


齐三终于明白今上午齐四老婆带着娃娃们沟上沟下跑是在干什么了。他忽然想,这儿有的是沟泉水,难道我们不能打个坝蓄点水种点菜吃吗?好,这是个好主意,打坝,蓄水,种菜,让大人娃娃们都有菜吃。




齐三叫来了四个女人和齐风、齐云、齐雪、齐雷,宣告了他的主意。都说好,但不知道该在哪儿打坝。齐风说:“就在门前这个台地上打。”


“那不行,这儿是龙腰,打坝坏风水。”齐三果断地说。


齐云说:“下沟也有一处台地,上沟也有一处台地,咱们选一处打吧。”


齐三摸着胡子,定夺不下来。就说:“齐风,明你到山上请教一下老和尚,看那点打坝最合适。”


齐四老婆开口了,“他三爹,这点风水道理你应该知道,龙腰上不能打,难道在咱们住的上沟能打吗?那不是把龙脉给切断了。下沟可以打,打坝蓄水,水就归库了,风水上讲究得就是水归库。水归库,财旺,人旺。这还要问老和尚吗。”


齐三的尻子像扎了刺满炕逶,说不出话,直盯着齐四老婆看。在座的人看看齐三,又看看齐四老婆,惊奇又好笑。惊奇的是齐四老婆还懂风水,好笑的是齐三满炕逶的窘态。


齐大老婆说:“好厉害呀,他四妈!”


齐二老婆说:“识两个字就是不一样。”


齐三老婆指着齐三说:“他倒识字,咋叫人家说得嘴窝下了呢。”


齐风、齐云、齐雪、齐雷都说:“四妈说得对,咱们就在下沟打坝。”


未完待续,每晚更新,敬请关注


关于我们


盐池大城小事,盐池本地第一自媒体平台。覆盖盐池5万微信用户,粉丝活跃度稳居盐池地区榜首!网罗盐池奇闻异事、深度关注盐池及周边时事新闻。求助爆料、广告合作请联系微信:clarence0916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