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光文具价格联盟

自然的代价:一切如故 (吉祥尊者)

楼主:灭苦之道 时间:2021-01-13 16:13:57

   

 第四十一回 一切如故

床头小花的照片,他看了悲伤。他想忘了她,却始终忘不了。
「法」,对他来说,已太遥远了。自从对黄大师失去信心后,他对什么真理都不感兴趣。
许多道理他已想不起,也不愿去想。
躺在床上,除了吃、喝、睡、看电视,他觉得什么趣味都没有,心里总是不安的,感觉有一股力量梗住。
钱他是有的,但快乐清醒就谈不上了。
他现在连梦都不清楚,好多时候醒来了,好像有梦过什么,好像梦里有听到什么歌声,却什么也记不清。
他读了一本长篇小说。小说中的男主角与初恋情人离异后,为了忘了她,而快快寻找另一个女朋友。
对了!再找一个!

他尝试过追求好些贤淑的女孩子,但她们见了他就怕。他这个离了家人,自己独居,终日无所事事,精神恍惚的人,好人家的女儿都避而远之。
他的自信心受到了创伤,他要女孩子喜欢他、接受他、仰慕他。他看不清令人喜欢与仰慕的因素是什么。自古美人爱英雄,没有人会爱狗熊。他听祖母说过,女人是最势利的。但他讨厌她们,什么乖乖女,哼!他开始远离他以前喜欢的女孩,因为现在她们并不喜欢他。他要找会喜欢他的,他喜欢被喜欢。很正常,对吗?
于是,他开始去风月场所洒钱当浪子。他开始喜欢那种不假做作、开放的女人。很成熟、很直接坦率、够野够放,而且谁也不约束对方,只求一夜风情,今朝有酒今朝醉。
很快地,不到一年,他的储蓄全花完了。抵押房子、抵押车,还混得过去。
他想找一份事干,去了好几次应征,都碰了一鼻子灰。
钱,钱,那儿来?没钱,谁理你?
于是,他走入了赌场。
开始赢了一些,这几乎是所有赌徒的一贯经历,待深陷其中时,就不能自拔了。
天啊!菩萨去了哪里呢?
「再过些时候。」帝释对妙音天女说。「凭我们的能力,还要等他恶业消更多时,才能做些什么。」
「业消?但他还在继续造恶业啊!」
「这是无奈的。就像一枝刚射出的箭,很难控制得了,很难令它掉转方向,要等到它已势到尽头时,要捉要转都不难了。当然,这也相对于我们的能力。有些时候,佛也要等到众生的业消到差不多时,才去度化他们,更何况是我们。所以说,一个人在自己恶业未成熟时,就应该好好巩固自己的善法、善业、善功德,增加自己对恶报、对善法的承担力,是比较睿智的。」
「现在我们真的什么也不能做吗?」
「试试守护他,只要他不再造下难以退转的恶业,就有希望了。」
「什么才是『难以退转的恶业』?」
「像伤佛、杀阿罗汉、破和合僧团在现在的处境已很难犯到。其余如杀父杀母、杀生、偷盗、邪淫……对未来善业都有很大的障碍。接着就是犯了一些违反法律的罪刑,被判入狱多年,乃至死刑,那我们就恐怕无法帮他在这一生里回归正法了。他是有善功德的人,应该不太坏,只是风险还在。」
「也就是说,在他受苦消业障的时刻,应该尽可能让他不再造更多的恶业,不然就永远消不了?」
「对。不然所积的业障只有越久越沉重。」
「好,我会去守护他。」
「他是个发过大愿的人,只要能走出来,会为众生带来很多惠益。」

第四十二回 徬徨
妙音天女已不再到来阿明梦中唱歌。阿明的梦已混沌,很难与善法相应了。但她毕竟还是怀着一颗慈母的心,一直关注着阿明生命里的起落浮沉。
最超然的是无名菩萨,大菩萨在等待时机。

恶夜叉也在观察着阿明的演变。
「哼!上回给你降祸,你因祸得福,这回不能再让你回头!一定要把你推入万劫不复的地步!」


阿明已欠了赌场老板很多的钱,看来要偿还已了了无期。这些钱是非法借贷,利息是很高的。阿明哪里去找那么多的钱呢?
于是他继续赌,只希望能有一次捞一大笔钱就收手。但是这样做,只会让他是越陷越深。
他偶而也想起黄大师,但感觉已很遥远。
当前是一片迷乱。
突然他心中闪过一个念头:老板的女儿!他只要把老板的女儿阿秀搞到手,一切债务问题都可以解决了。
最近老板的女儿不时会请阿明到她那里去,对他还蛮好的,只是他因为满心想着赢钱,还不太注意她。只要套得住她,以她为工具,老板就会投鼠忌器,那一切就好办了。
那只是一个邪恶的念头,阿明毕竟还是有善良的本性,这种丧尽天良的事他还不敢做。万一老板恼羞成怒,不买帐,对他用私刑,怎么办?一个赌场的老板会这么容易服输?赌场老板的女儿真的是这么容易受骗吗?
阿明又想到,那个只有十五岁的老板女儿,虽然诞生在捞偏门的家庭、古怪多,心中却还有点纯情。对她下手,还有点于心不忍。
但债务怎么办?还不了,就要给赌场老板当牛做马,到时只有听从他的指令,看场子、走私、贩毒而已,江湖中有很多赌场老板的传言。
「就以一恶止万恶吧!」阿明想。
第四十三回 法的力量、善的力量
赌场老板已发现到自己的女儿喜欢找阿明,好几次请阿明到自己的住所聊天。那是老板的别墅后方的一个清净的角落,是她自己的天地,就像一个独立的小公寓。
于是,他暗地里派人在女儿的大厅、卧室里都装上了监控设备,由他在自己的工作室里操控着,时时刻刻监视着女儿的动向。
他还给的女儿安排了三个秘密保镳,廿四小时都有人守护。

这一天下午,阿秀又请阿明到她那里去喝茶。说是喝茶,其实是喝酒。
之后,她藉故请阿明到她房里看照片。然而阿明一进了房门,她就把房门上锁。
阿明一下子明白了。他有点慌了。这是天赐良机,还是万丈深渊?阿明的心止不住的狂跳。

恶夜叉等这机会等了很久。看到阿明呆了一呆,便趁阿明有些醉意,给他全身灌入很重的淫欲能量。阿明看来有点失控了,阿秀故作没事地牵着阿明的手,带他到她的床上看照片。
「想要我的女儿?没这么容易!我会抓着证据,小子,你死定了!」老板看着监控电视上的这一幕,即刻用手机命令女儿住所外的秘密保镳随时候令。
妙音天女急了,莫非这就是「难以退转的恶业」?
说时迟,那时快。无名菩萨来不及指令任何天神行动,只能亲自出马,就像巨人伸手之速,大菩萨已从兜率天到了人间。大菩萨一到,恶夜叉即刻逃之夭夭,但在逃回夜叉界的途中,堕入了地狱。
无名菩萨一瞬间就进入了「水遍定」,再出定发神通心,以无限的寒气灌入阿明的身体里,这前后不超过一秒。
阿明只觉一股寒气从上到下,从外到里灌进自己身体里,一切醉意全消,所有淫欲的能量顿时消散于无形。
他突然清醒过来。
「阿秀!我想回去了。」
「别走嘛!明哥!留下来陪我嘛!我想要……」
「你还小,好好读书,别想大人的事。你是好女孩,我不能对不起你!」
「我真的很爱你的!」
「你好好读书,做个真正有用的人。我已经是堕落的人渣儿,一辈子已没有前途了,你跟着我没有什么好处。尤其你生长在这种家庭,更要自爱,别像我,一失足成千古恨,我这辈子算是完了!」说着说着,他不禁地哭了出来。
阿明对着阿秀,讲了他从黄大师那里听来的生命真谛、思想的局限、真心、布施、持戒、修行、修定、修慧的法。
这是阿秀从来没听过的。她也知道很多她父母的事情。他们只知道赚钱享乐,他们虽然不让女儿趟混水,但是也无暇抽身照顾她,只是一味的给钱罢了。此时,她好感动,她发现到阿明心中纯真善美的一面。
她靠在阿明的肩膀上,哭了起来。


电话在老板手里紧握了很久,但是没有再拨通。
他傻了,看着阿明与阿秀在房里的一幕,他几乎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他突然想把阿秀托付给阿明。
这种赌场浪子他见多了。但这个年轻人竟然有那么纯真的一面,竟能坐怀不乱,送上门的都可以拒绝,而且在这种时候还能说出这种话,换成他自己也做不到。
那些生命的真谛,那些法,太超凡了。
他从来没想过人世间会有好人,向来他认为人与人之间也只是互相利用、弱肉强食而已。原来阿明内心有那么真善美的一面。他真想大哭一场,久已干枯的心已在淌泪……。
第四十四回 依法如实:悟
谁曾恶法止恶法?
恶恶相连若走马;
当明因果真不虚,
唯以善法止恶法。

赌场老板解除了阿明的赌债,想留着阿明在他的运输公司里做正当差事。
阿明很感激,但是谢绝了赌场老板,也告别了阿秀。
他心中的明灯再次亮起,他看到了法的力量。只要心真、心清净,什么灾难都过得了。
他要继续去追求真理。
捡回来的生命机会,他不愿再错过。
老板给了他上路的经费。他又再次乘飞机飞回雪山。

但黄大师的事,始终是个谜。
他没看过大师做错什么,说真的。
想想他与大师有过的辩驳,也不觉得大师说错了什么。若说文词不圆满,大师也向他解释了,以手指指月而已。
但那绅士所说的又是怎么一回事?
有一点他肯定的是:在那绅士出现以前,一切都好好的;在那绅士出现之后,一切就变样了。
真真假假,假假真真,太难了!要如何判断真假呢?
在飞机上,他一直在想,一直在想这个问题。
「我们每个人的世界,就是我们眼、耳、鼻、舌、身与意所接触到的经验。」他想起黄大师的话。
「色盲的人……一个心怀嗔心的人,与一个心怀慈心的人,也都活在不同的世界里。」
他想起自己对外界的知觉一直都在改变。一会儿觉得好的人事物,一会儿又觉得不好,就像小花和黄大师一样;不好的又变成好的,就像老板与阿秀对他一样。
「重要的不是外面有些什么,重要的是我们的世界有些什么。而我们的世界有些什么,有赖于我们怎么接触它,怎么感受它,怎么运用与对它作出反应。」
「那我何必在乎黄大师是真修行人,还是假修行人?只要我时时刻刻从与他的交往及学习中受惠,那不就得了?如果他没实践他所说的,只是假借佛法哄骗世人,又有什么关系。让我实践他教的佛法,管他是骗子、鹦鹉、还是大圣人。重要的是我怎么捡择,怎么从他教的『法』中受惠,这就是我的世界!」
「绅士说的或许对了,但自从听了他的话,我的信心粉碎,不再向善向上,从此堕落了一年多,就算对又如何?就算他说的是真话,我的世界还是受到破坏啊!」
「重要的是,自己处理好自己的世界,管它来的是佛是魔。我只要每一个当下做对、时时刻刻提升,不就是最实在吗?」
「对!我今天能这么想,也全归功于大师的教导啊!那绅士何时帮过我成长?」
「没有证据说谁对谁错,谁是谁非。但只要专注当下,只看这一刹那的心,只看结果,不就行了?」
「对了,还有那首什么离间不离间的歌,那底是怎么一回事?」
「啊!会不会绅士是离间的因缘?但他是否是存心离间呢?不像啊。嗯,这始终是个谜。但什么谜都不重要,答案也不重要,重要是当下心。大师说的,「过去不可追」、「未来未发生」。当下――才是修行提升的机会。」

就在飞机上,他茅塞顿开,怎么以前他没想过这点呢?
「诸法因缘生,诸法因缘灭。」无名菩萨的心了了分明。
第四十五回 走出离间
阿明怀着无限信心与希望,走向黄大师修行的山区。
回到了那个小镇,镇上的人有些还记得他,因为他在山上住时去过小镇好几回。回程时还曾在西式餐厅用过餐。
他回到了镇上那唯一的西餐厅。
看门的侍者还是同一个人。
「哈啰!」
「哈啰!」
餐厅内只有一个当地人在看报纸。阿明走过去打个招呼,他也就请阿明坐下来。
这是一个见面就是兄弟的世界。人与人之间没有距离,随时都可以交谈,随时都可以互相帮助。
他继续看着报纸。这里不需要交际手段,每个人都很自在。
「大哥,最近有什么消息?」阿明问他。
「哦,没什么,最近来了一个裸体僧,住进了上面那个山洞。」他边说边往窗外的山上遥指,正是黄大师住的山区。
「那个山洞不是黄大师的吗?」
「山洞没有说是谁的,谁不要住了,任何人都可以住。」
「那黄大师去了哪里?」
「哦,他半年前已去行脚了。」
「行脚?」
「就是走到哪里住到哪里,就是无家的云游生活,修行人叫『行脚』。」
「为什么要行脚?」
「这是修行人一种磨练自己的方式。黄大师来雪山已二十年,几乎每年的夏天他都这么做,他习惯了的。」
「会不会发生什么不好的事吧?」
「什么也没有,他是最平静的修行人了,二十年来什么事也没有。只是人们有困难时会请他加持,他的加持还蛮灵验的。但他总是说,那是『法』的力量,也是受者的善功德,从来不说自己有异能。」
「那他现在去了哪里?」
「不知道。但差不了,就在这雪山。」
「但这雪山绵延几千里,我怎么去找他呢?」
「你要找他?」
「对,我是他的徒弟,这次回来就是专程找他。」
「他竟然收你做弟子?他向来不收弟子,是独修的。」
「是吗?我去年就在这里,跟了他两个月,学了很多法。」
「那你真有福气!他对其他人也只教教『法』而已,从不让人跟在身边。他教『法』后,就让人去独自修行,所以身边都没有弟子。」
「那他还是有弟子了,有教过的也算啊!」
「怎么说都行。总之就是没有人在他身边逗留过。也许因为你是远方来的人吧,知道你没地方去。」
「也许。在哪能找到他呢?」
「要看看运气,你可以打听一下,因为他是这里唯一的黄皮肤修行僧,而且二十年来走了那么多地方,雪地的人都很崇敬他。他去哪里人们应该都会知道,应该不难打听。」
「他不是每在一个地方出了事情才到别处去吗?」
「谁说的?」
「去年有一个绅士就在这个餐厅里这么告诉我。」
「什么绅士?」
「一个很高大英俊,从城里来的人,看起来很有风度……」
「哦,那一定是有问题,因为黄大师从来没有出过什么不好的事。……啊!可能你说的是那个!有一个城里来的绅士回到这里来,说要找一个外国年轻人。他说他不知怎的,见到那年轻人之后就乱讲话,好像不是自己在讲,却明明听到自己的口在说。说完走出去了,才突然恢复清醒,才发现到自己毁谤了黄大师,想走回来补救,却身不由己地向前走。事后,惶恐自己说过的话无法收回,他去向黄大师忏悔,黄大师原谅他,叫他别难过,说是着了魔。大概是那位吧?」
「真有这样的事?」
「镇上的人全都知道这件事,你可以问问他们。」
(真相已清,大师不在,阿明要如何寻找生命的真理呢?请看下回。)





阅读更多精彩文章,请点击下面链接


这也将会过去

禅修的目的

我为什么静坐禅修

修禅那的准备

慈心禅

两次掩关内观禅修日志

内观修行的心路历程

最近善行道禅修新出品的系列禅修用品,普通款禅修蚊帐超低价包邮


长按二维码进入商城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