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光文具价格联盟

想好了发家致富种田的各种方法,却连块地都没有

楼主:免费小说大全集合 时间:2018-04-17 20:13:59

拐个状元好种田



第一章一见钟情


八月

安宁村小山坡上,知了没完没了的叫嚣着,像是在为炎炎夏日助威。大树下放着一个大大的背篓,不远处,一个瘦弱的身影忙碌着。

只见她弯着腰,一手抓着草,一手拿着镰刀,齐根切下,再小心的堆放在一旁。头上的汗珠大颗大颗的往下掉。

想到家里的那两头大肥猪还等着她割回去的猪草喂呢,抬手擦了擦汗又继续弯腰割猪草了。眼见她寻找的这块地已经割完了。

站起身叹了一个口气:“哎,苏晓晓你好歹也是一公司高管,看看你穿越的这地方,你这命可真是好啊,往后你还是好好养猪,好好种地,不然就等着饿死吧!”

感叹完,苏晓晓认命的把割好的猪草抱起放进了背篓里,背篓虽大,可竟然装不下,使劲儿的往下压了压,这才装了满满的一背篓。

直起身子,擦了擦汗往山下看去,突然,苏晓晓瞳孔猛缩,暗道一声:“不好,那人是要跳

河。”

不要问她为何那么确定,因为那人太过于出名,据说昨儿个落榜回家,今儿上午就被退亲。这不管是对谁,那打击都是很大的。

“不行,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他往河里跳啊,都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我……,我还是救他一命吧!”

说时迟那时快,苏晓晓起身就往山下冲去,眼见着那人又往河边多走了一步,苏晓晓来不及细想,大声喊道:“喂,你给我站住,你是要干啥呢?”

本是想劝他不要轻生的,话到了嘴边就拐了弯儿,这万一出口就是别死别死什么的,激得他加快了往河里跳的动作,那她可就罪过了。

男子的背脊挺得笔直,丝毫没有理会苏晓晓的大喊,这把苏晓晓气了个倒仰。只见那人身子前倾,状似就要往里跳了。

苏晓晓三步并作两步,眼见来不及了,一个跳跃人直接扑到了男子的背上,一个熊抱,两人顺势滚做一团往河里而去。

来不及细想,苏晓晓一只手抱着男子,一手撑着地面,可两人的重量加在一起那冲击力怎是她能够挡住的。

“扑通~”一声,两人华丽丽的掉进了小河里,河水竟然是温热的,苏晓晓舒服得直叹息。

就在这个时候,岸边突然传来一个男子的惊呼:“啊?你们这大白天的干什么呢?没想到你们,你们……。”

苏晓晓听见声音,再加上她抱着的男子不停的扭动,本还觉得舒爽的她直接呛了好几口河水,直呛得满脸通红。

“咳咳咳,咳咳咳,薛狗子,你……,咳咳咳,你给我回来。”岸上的人已经跑远,那撒丫子的疯跑像是要去给谁通风报信一般。

顾不得管那大嘴巴的薛狗子,苏晓晓紧紧的抓着男子就往岸上拖,把人拖上岸后她整个人已经累得虚脱了。

顾不得喘气,翻身就去查看男子的情况。男子躺在地上睁着双眼看着上方,一脸的不明所以,苏晓晓见他无事,转头就开始念叨:

“喂,我说你一个大男人,这么想不开做什么?不就是落榜了吗?不就是被退亲了吗?你有没有想过你的爹娘,想想你的家人?跟你的家人比起来这些都不算什么,你知道吗?你说你,好的不想,怎么就想着轻生呢?亏我还觉得你这么高不可攀,你……。”

苏晓晓像是放鞭炮一样,不停的说,不停的说,丝毫没有发觉身旁坐着的落汤鸡男子一脸懵逼样子。

好半响男子才反应过来,声音沙哑道。

“你说的是我吗?”

苏晓晓被他的声音迷倒了,回头就见他已经坐起来,还一脸无辜的指着自己的脸问她,看清他容颜的那一瞬,她整个人就呆掉了,脑海里浮现楚一个词。

温润如玉,用这样的词来形容一个十几岁的少年却一点儿不为过。

男子的眉头动了一下,苏晓晓一个激灵回过神来。张嘴嗫喏道:“我……,你……。刚才,就是……。”

看着他的面容半天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心里骂着自己花痴,可眼睛却舍不得从他的脸上移开。

用手狠狠的掐自己的大腿,疼痛感让她双眼发红,扭头看向河面,话里带着点儿赌气的味道:“是啊,就是说你,你说你好好一个大男人,长得这么如花似玉的,有啥想不开的,为何要轻生,她不要你,总有人要你,你用得着这样吗?”

看着低头的苏晓晓,男子嘴角荡起一丝捉黠的笑,声音低沉中透着死气。“呵呵,是吗?我跟她定亲五年,说好的等我金榜题名回来娶她过门,可是现在,还有人会要我吗?”

听不得他这样的语气,觉得他这样的人不应该说出这样的话来。秦晓晓转头看着男子,拍着胸脯豪言壮语的道:“别给我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她不要,我要。”

说罢双手捧着男子的脸,凑过去在他额头上亲了一口。

“好了,木生,你给我听好了,现在你是我的人了,你再也不准轻生,就算想死也要经过我的同意。以后再也不准说你是没人要的了,因为从今以后你是我苏晓晓的人了。”

木生被苏笑笑这突来的举动震到了,一个女子竟然会做出这般举动,虽然觉得不可思议,可心里竟然泛起了一丝甜蜜。

所作所为虽然大胆,可她的话,她的笑容温暖了他。身后的手悄悄的把那根纤细的竹竿藏到了一边。

就让这成为一个美好的误会也未尝不可。

被对方看得不好意思,苏晓晓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自己刚才的举动是多么的唐突。可是这么近距离看着木生时,她的心跳得很快,两世为人的她告诉自己,她对他一见钟情了。

竟然喜欢为何不抓紧机会呢?

把头转向一边,假意咳嗽了两声。正色道:“考取功名并不是唯一的出路,功名利禄虽好,可风险也大。你是聪明人,我相信你会懂的。还有,刚才的事儿虽然很唐突,却是我心甘情愿的。”

说到此打住话头转头目光灼灼的看着他。“木生,你听好了,我苏晓晓对你一见钟情了,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可是我相信,只要你给我机会,你一定会爱上我的。”

苏晓晓的眼里的坚定,自信让一向云淡风轻的木生心头一动,荡起一丝涟漪,也许,似乎还不错。


点击屏幕中央显示更多功能

第二章我会负责


“你们看,在那里,就是在那里!”

没等到木生的回答,远处就传来薛狗子的喊叫声。两人纷纷回头往来路看去,乌压压的一群人很快就到了小河边,小声的议论着什么,眼神肆无忌惮的打量着衣服湿漉漉的两人。

苏晓晓不过十三岁,身子还没有张开,而且穿了两层衣服,就算贴在身上也看不出什么来。木生就不一样了,湿漉漉的衣服紧紧的贴在他的身上,把他完美无缺的身材显露了出来。苏晓晓肆无忌惮的打量着他的身材,想象着刚才在水中抱着的感觉,恨自己刚才怎么没有趁机多吃豆腐。

其它人的打量让木生很是不喜,拉了拉身上的衣服,而眼前这个小人儿头一点一点的盯着他瞧,心里竟然无比的喜悦,虽不明白为何会有这样的感觉,但他很喜欢。

就在此时,人群里一个穿着青色衣衫的妇人挤了出来,疾跑到苏晓晓跟前拉着她上下的打量,满脸满眼的担忧。

“二丫头,快给娘瞧瞧,你这没有伤到哪里吧?”苏晓晓冲自己娘点了点头,人群里就有人开始喊:

“老苏家的,你这闺女长本事了,这未来的状元郎刚被人退了亲,你这闺女就瞄上了,还大白天的洗鸳鸯浴,这可以啊!”

那人话音刚落,人群里就传来大笑声:“哈哈哈哈哈哈……”

张氏见苏晓晓没事儿,转身看着那些人,声音清冷的说道:“我闺女怎么样轮不到你们来说。木家这孩子怎么样更轮不到你们来说。人云亦云,饭可以乱吃,这话可不能乱说,我闺女不过十三岁的年纪,你说这话也不怕我家那口子晚上来找你聊天。”

提到苏晓晓的爹,人群里大部分人都禁了声,有那看不惯的,走出来指着张氏骂道:“哟,在这儿装什么清高呢,你不过是一个克死自己夫君的寡妇,有啥可拽的?”

苏晓晓在后面看着张氏肩膀一抖一抖的,知晓她是气着了,那个记忆力都没有丝毫印象的爹可是娘的软肋,而这人却踩着别人的痛楚来说。

“有什么样的娘就有什么样的女儿,当初你自己怎么勾搭上苏仁的你自己知晓,这上梁不正下梁歪,你这宝贝闺女可是学了个十足十啊!这木家小子不过才被人退了亲,她就想方设法的跟人搂搂抱抱在一起了,这……。”

“啪~”的一声,说话的妇人捂着脸瞪着张氏,作势就要扑上来,被她身旁的人拉住了。

张氏挺直了背脊站在那里,淡淡的扫视了一圈众人,声音清淡的再次开了口。

“岳氏,你怎么说我都可以,可是想要坏我女儿的名声,别怪我手重。”

岳氏捂着被打的脸颊,冲着张氏吐了一口唾沫,不屑的道:“呵,名声,你还有屁的个名声,怎么的,这是看上木家小子了,这才指使自己闺女去勾搭的?”

岳氏越说越过分,张氏气得脸色发白,急于辩解,苏晓晓伸手拉了拉她的衣角,见她回头冲她摇了摇头。

不等其它人再说什么,木生往前一站,对着大家作了一揖。

“今日之事,我想各位是误会了。想必各位都知道,我这三考落榜也无心科举。可是昨儿个又被那刘员外家退了亲,这心里自是郁结于心,万般不甘。想着自己这般岁数,连累父母,实属不该,只想着草草了结自己的性命,得亏苏家妹子相救,小生自是万分感激。如若不然,我这小命儿今日算是交待在这里了。”

说罢还很是郑重的对着苏晓晓深鞠一躬。众人这才明白过来,原来这薛狗子看到他们抱在一起,那是苏家姑娘在救人,这十万火急之时,哪还有那么多的顾忌。

苏晓晓扭头看了木生一眼,很是意外他这个时候会站出来,还把他轻生这事儿说得这么理所当然。

再转头去看那些人或同情或理解的目光,顿时明了了这人的用意,暗叹一声,这一招用得好啊,他一个大男子用起来竟然一点儿不违和。

有人小声赞叹,说苏家这姑娘是个好的,这可是做了大好事儿,救了人一命啊。岳氏见不得这些人说苏家的好,硬着脖子道:

“木家小子,虽说你这想要跳河,她救了你一命,可你们这光天化日之下搂抱在一起本就不好,你这样说不会是想要推脱干系吧!”

木生眼眸里闪过一丝不喜,脸上神色坦然,对着大伙再次作了一揖,转身对着张氏弯腰鞠了一躬。

“伯母,今日是小生连累苏家妹子了,妹子救了小生一命,却连累的妹子名声收到损害,若是伯母您不嫌弃,小生择日就请人上门提起,您看可好?”

话毕,全场安静的听不到一点儿声音,只微风吹过,耳畔传来小草舞动的洒洒声。

苏晓晓紧紧的握着张氏的手,这一刻有高兴,有忐忑,有害怕,有欣喜,有期待,她真的对他一见钟情,心跳动的频率告诉她,她很喜欢这个温润如玉的少年。

可是这突然的就这么被提亲了,还当着她本人的面,她真的一点儿准备都没有。紧张的盯着张氏,不敢错过一丝一毫她的神情,生怕她摇头拒绝了。

张氏眉头微皱,抬头就看到岳氏一脸紧张的盯着她,再扭头一看,木生这孩子,长得人高马大的不说,而且还特别的有担当,就冲这点儿,他也配得上自己的闺女。

轻轻额首,淡淡的道:“此事还望你回家好好跟你爹娘商量商量,我家闺女小了你不少,若你等得,他们等得,方可行。”

苏晓晓握着张氏的手都出汗了,听见她如此说,心里松了一口气,甚至隐隐期待这事儿能够快些定下来。

没人看到,木生抱着的双拳也满是薄汗。听见张氏松口时,他也大大的松了一口气。

“伯母,您请放心,我爹娘定会满心欢喜的。”

张氏摆了摆手,示意他这事儿暂时就这样了。木生对着她再次鞠了一躬,转身穿过人群往家而去。

“呵,还以为是什么好东西,不过是捡别人剩下的,别人不要的,自己捡着当个宝,这只有你这不要脸的做得出来。”

岳氏不死心的说道。张氏并不理会她,冲其它人点了点头,拉着苏晓晓就往家去。


点击屏幕中央显示更多功能

第三章深刻体会


“你给我跪下,对着你爹的灵位好好给我跪下。”

回去的路上,苏晓晓很是欢喜,脚上的步子都很是欢快,张氏沉着脸没有说话。到家就把苏晓晓带到了苏仁的灵位前。

苏晓晓不明所以的看着张氏,这事儿不是解决了,怎么好好的竟然要她跪下?她做错什么了吗?抬头去看张氏,只见她一脸的怒色,连个眼色都不给她。

“怎么?听见对方要来提亲,这心里乐呵,连娘的话都不听了是不是?”

张氏话音刚落,“噗通~”一声,苏晓晓双膝着地跪在了地上。抬头看着桌子上的灵位,心里五味杂陈,想着张氏是不是也跟那些人一样,认为是自己主动去勾搭木生的,她喜欢是真喜欢,可是之前知道这么个人,可是并没有接触过,今儿还是第一次看到他的面容,哪来的主动勾搭,也要给她机会啊!

张氏从一旁的柜子拿出三根香,点燃插在了香盆里。跪下磕了三个响头,然后站起身,重重的叹息了一声。

“说,今日之事,你可知错?”

苏晓晓扭头去看张氏,只看得到她的下巴,她不明白自己何错之有。

意料之中的答案,张氏嘴唇微动,厉声道:“给我掌嘴三下!”

震惊,愤怒,气恨,不解,各种情绪交织在苏晓晓的心中,她不明白张氏为何这般计较,不过就是跟一个男人搂抱了一下吗?她有必要这么大张旗鼓吗?

“觉得娘亲不可理喻?”张氏扭头看向苏晓晓,那眼里是浓得化不开的忧伤。苏晓晓仰着头倔强的点了点头。

张氏不气,眼眸里是伤心,抬头看着苏仁的灵位,淡淡的道:“你不知道娘为何要让你跪在这里,你不明白娘为何要让你掌嘴,你肯定觉得娘亲疯了吧?”

“呵呵!”张氏悲笑两声,声音里透着无尽的悲凉。

“因为你不知道当我听说你出事儿时,心情是怎么样的,你不知道当我知道你跳河救人时心情又是怎么样的。这个家,你爹已经不在了,你难道还想要让我白发人送黑发人吗?”

“你是有多大的本事,他一个大男子用得着你去救,你是有多大的能耐,跳河去救人?你一个月前大病一场,性情大变,娘亲以为你懂事了,可是呢?”

“你觉得娘亲狠心,娘亲不可理喻,那你自己呢?你救人的时候心里有想过我吗?有想过你姐姐吗?有想过你但凡有一点儿意外,我们该怎么办吗?”

“你说,你要是跳进那河里,人救上来了,你自己没起来,你让娘怎么办?这些你是不是统统没有想过?”

张氏说得悲痛,两行清泪顺着她的眼角流了下来,苏晓晓震惊不已,她真的没有想那么多,根本就没有想这些。

她真的就跟张氏说的一样,就在刚才跪在苏仁灵位前的时候她想的都是那个一脸云淡风轻的木生。

原来她真的错了,抬起手,“啪啪啪!”对着自己重重的打了几耳光,因为太过用力,打得自己两眼发昏,可她依旧挺直了背脊跪在那里。

张氏一脸的心疼,依旧咬了咬牙,狠心的道:“你自己跪在你爹灵位前好好的反思吧!你若反思好了再自行起来。若没反思好,就继续跪着。”

听着张氏远去的脚步声,苏晓晓在这一刻明白了一个道理,一个她一直以来忽视的东西。她一直觉得她就是她自己,却从来没有想过,她跟其它人的联系。

今儿张氏算是给她上了一课,让她醍醐灌顶,往后的日子里,也让她在遇事的时候能够三思而后行,没有犯下那些难以弥补的错误。

一开始张氏无缘无故的让她跪下,让她掌嘴,她是恨的,是怨的,想着我又不是你真的女儿,我凭什么要听你的。

可是听了她的这一番话,她恨不得再多抽自己几个耳光,这要多深的爱才能让张氏做出如此举动。

她们是孤女寡母,没有依仗,没有依靠,自己不强,她们又能靠谁?

“妹,妹,听说你要跟木生定亲了,这事儿是真的吗?”

苏晓晓正跪在灵位前打瞌睡呢,就被咋咋忽忽冲进来的苏月给吓醒了,激灵灵的打了一个冷颤,醒觉的功夫苏月已经跑了进来。

见她还跪着,一把把她拉了起来个,撅着嘴道:“你个傻丫头怎么还跪着呢,还不赶紧的起来,娘要知道你跪了这么久指不定心疼成什么样呢。”

苏晓晓因为跪得太久,又被苏月这么猛的一拉,头脑有些发昏,连着踉跄了好几下才扶着苏月站稳了。

哀叹自家姐姐这大大咧咧的性子,她也是醉了。

“我说姐啊,你下次能够轻点儿,能够慢点儿吗,你妹妹我这老腰都要被你扯断了!”

苏月扬手拍了拍她腰部两下,瞪着她没好气的道:“你这丫头,还老腰,你多老啊,给我拍拍,你这是不是一拍就碎啊?”

苏晓晓也不甘示弱,刚才这一会儿她已经缓过来了,伸手就去挠苏月的胳肢窝,可是她忘了对方并不怕痒,到最后只得讨饶,姐妹就这么打闹了起来。

在厨房忙碌的张氏欣慰的笑了,对着空气说道:“孩子她爹,想来你也是欢喜她们在你灵位前打闹的吧,这样你九泉之下也安心了。”

说罢探出头冲屋子里姐妹俩喊道:“你们俩闹够了没呢,这天可快黑了,院子里的鸡鸭你们管不管了?”

姐妹俩迅速停下打闹的动作,相视一笑,吐了吐舌头。扭头就往外跑去,一边跑一边喊:“娘,我们来了,我赶鸡鸭,姐姐喂猪。”“娘,我赶鸡鸭,妹妹喂猪!”

异口同声的说完姐俩再次哈哈大笑了起来,厨房的张氏笑着摇了摇头,并没有理会。这俩孩子都是她的心肝宝贝,她们在家的日子也不多了,特别是苏月,定下的婚期就在明年初,这能够多打闹打闹也是不错的,看着姐俩的感情好,她可是比吃了蜜还甜。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