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价格排行 >您呼叫的用户,不在朋友圈
您呼叫的用户,不在朋友圈
2022-01-27 16:36:20

 最好的人都会置顶青年特稿

文-汪杨 经作者授权发布 

     

1.

 

不知你有没有这么一群朋友,无论在哪,何时何地他们在做什么,你都了然于胸。几张光鲜的图配上一句话,美食附上精彩的户外生活,组成了他们的世界,他们的生活就是跟你不一样。

 

就如,油盐酱醋糖具备,只欠翻滚搅拌,每个人的点赞就是最佳的烹饪技巧,共同烹制出这么一道佳肴来,人人都凑上前期待品上一口。一桌满汉全席总比几盘家常,要吸引人更多。

 

以至于,几日与你不见,就如隔三秋,再见面之时,朋友圈中的动态通通变成饭桌上的谈资,久谈不厌,生嚼拌饭,有滋有味。仿佛这时,我自己也成了每个故事中的参与者,与你共同经历这段美妙人生,如一场双口相声,“三分逗,七分捧”,在此其中,不时连连拍掌称赞。这掌声,为你也为了我,更多的是,我惊喜地挖掘出那一条条朋友圈动态背后的故事,引渠挖井,活流随后源源不断来到,此刻我连一处细节都不愿舍去,沿途挖落的岩石和泥泞的渠道,都想好好珍藏。有一种终见光明柯南断案的爽快感,最后感叹——这条动态的源头始终原来如此。

 

所以,这也是我爱看朋友圈,且不断刷新,默默无闻于这虚拟世界的原因。以一种正大光明的方式,去窥探别人的隐私,几秒刷一次,并不费时也省了力气,一条条动态便能囊括这个人日常生活,老友旧欢通通在其中,几百几千条动态,总结为一个特征就是各有各有的活法,但精彩的归宿是唯一的。




 
即便相隔千万里,一条朋友圈动态,就能冲破陌生的阻碍,我们的话题就能以此为据点,蔓延展开。随后你以一种亲切又陌生的视角,与我逐渐靠近,并试图带领我去认识一个全新的你,由你自上而下重新塑造的,长此以往,朋友圈中的你就是真的你了。

 

“快给我点个赞”,朋友发来一条动态,点开,上面硕大的红字写道——集满25个赞便可免费品尝。我顺手点了个赞。

 

“快给我投票3号,朋友发来一条动态,点开,里面是优秀员工评选——网络投票占30%比重。我顺手点了个赞。

 

“快给我点个赞”,朋友又发来一条动态,我回了一句,不是刚刚点过赞了吗。这次不一样,他说。也就是随手的事,不点赞显得我这个人高冷不亲近,所以还是点了赞。

 

因为每次给朋友点赞的时候,我总想着,说不定自己以后,哪天也需要朋友来为我点赞,有句话怎么说来着,礼尚往来,更何况,点个赞费不了多久时间。我才不想欠一份人情在你我的朋友圈当中。

 

可你熟悉的他,就真的是朋友圈中的他吗。

 

我想,更多人是没有生活在朋友圈,所以自然他们欠了一大笔人情,在自己的朋友圈当中。

 

2.

 

不久前,同学微信群沸腾过一阵,以至于之前潜水很久的人,都一溜烟地跑出来了,大家七嘴八舌地讨论着一件事,以及一个人。

 

原因是,小张破天荒的发了一个巨额红包——500块钱,在领完红包之后,每个人都陷入了沉默,在想是不是他发错了,他平常不是这样的人。对,小张以往给我们的印象,虽不说一毛不拔,但也拔不出第二根毛的那种人,为人斤斤计较,心肠不坏。每周请客吃饭,一轮到他,不是这边有事,就是自己身体不适,以千万种办法推诿,后来大家都明白了,也就没再难为他。等等之类的例子,与小气挂钩的事,准少不了他。

 

所以,在一阵沉默之后,每个人的疑惑都升到顶点,“小张,你是不是发错红包了。”“小张,你中五百万了?”“小张,你可别问我借钱啊。”“小张,你是不是遇到什么喜事了?”

 

原来,小张的婚期已定,发个红包庆祝一番。知晓前因后果之后,同学群里每个人都向小张庆祝了几句,准确地来说,应该是拿到红包的每个人。随后,同学群恢复平静,大家都回到原先生活工作节奏之中。后来,班长拉了一个新群,叫做——小张后援团,顾名思义是为小张婚礼而准备的,当然群里没有小张。

 

班长先开了口,直接进入主题,“大家准备准备红包,我来统计一下到时候能去的人数。”很长一段时间没人说上一句。

 

“我最近还没发工资,手头有点紧。”张慧开始说话,这令我有些惊讶,惊讶的是,这根本与她在朋友圈的格调不相一致。在外企工作,优雅煞羡旁人的工作环境,每日的咖啡馆图书馆的自拍,当然这让人很自然地,将张慧这个人和高级白领相化一致。

 

而当她说出这句话后,似乎打破了尴尬冷场。

 

“班长我那天没空。”

“班长,我有点忙,得出差那天。”

“班长,下次我们再聚。

 

没人附和班长的话,就连领了红包的人。这时候班长的声音,像是一叶孤舟,道理大家都懂,可是都偏偏不想控制风帆,让船开往前方,驶向这一座孤舟。

 

“你们到底想怎样,一个个没空,搞得就像我是个大闲人一样。”班长突然生气,气氛凝固般。“毕竟大家同学一场,能回来的都回来吧。”

 

原本以为这一叶孤舟,会在这时得到一些赞同的声音呼应,实则是没有的。很快有人开口说,“我们跟小张又不熟,你瞧瞧他平时的为人,我们没有这个必要回去他的婚礼。”

 

班长沉默了半会,发了句语音过来,开头是叹息,“也许他这个人这几年不是这样了,大家好歹也支持支持他,给他撑撑场面。”

 

不知道谁回了句,“这几年他的朋友圈一点声响都没有,谁知道他又怎么了,说不定还是那样子,结个婚就跑出来了。”“让他帮我转发,点个赞都没声没气的。”

 

最后,为了缓和氛围,班长说了句,大家有空就去吧。随后,终于得到了呼应。




去他婚礼的有四五个同学,大家都是工作在老家附近不远,所以还是来了。婚礼现场很简朴,说的不好听,在我们看来是有些简陋,但这依旧拦不住喜悦的氛围。

 

我们几个人喝了很多酒,当然有一种老友相见的亲切,把酒言欢。谈论辉煌的事业,和美好的家庭,让人羡慕不已。后来小张在招待完每桌来宾之后,同我们一起边喝边畅聊人生,聊着聊着,有几个人就哭了。

 

“你这几年都去哪了,大家对你都了无音讯的。”

 

“也没去哪,这几年干过酒店服务员,干过服装批发,开过一家小宾馆,可最后都没什么气色,就不干这些了。”小张喝了一口酒,又喝了一口。

 

他像是被开了话匣子,说着他过去的故事,大家都很感兴趣。

 

“被人骗了十万,干服装的所有资金全套了进去,当时感觉自己快过不下去了。”

 

“你怎么没和我们说,说不定大家会帮忙你。”班长说完这句话,就立马感觉自己说的不对,“之后,十万块钱呢。”

 

“报警了,没用。”小张闷了一大口酒。

 

“说来你们也别嘲笑我,”小张苦笑了一番,说着,“搞服装的成本,是我问别人借的,家里人也不支持的,自然而然,这件事对于我来说,让我看透了什么是生活。”

 

“后来,我去广场摆地摊,卖书卖首饰,把留在家里的那些衣服,也通通拿出去卖。”小张随后点了根烟,继续说。

 

“白天找了份零工去打,晚上就摆摊。”他说,“好在趁着这几年,也把欠下的债给还清了。”

 

我们每个人都异常认真,听他同我们说他的故事。

 

这时候新娘走过来,听到我们之前的谈话,便说了一句,“他可真算不容易的,从来没在我面前埋怨过。”新娘穿着一席白裙,但却略显单薄,转过头对小张说,“瞧你笑得傻样。”

 

“好了,好了,我和老朋友几个说几句话。”小张放下酒杯,眯着眼,憨厚地笑起来,这根本不像以前的他。

 

当每回聚会,大家习惯性地谈吐生活最好的一面之时,小张这时同我们说的故事,仿佛显得他像个十足的异类。

 

这一天,我们说了很少的话,喝了很多酒,听他说了很多话。

 

新娘和他也算是般配,听他说,是在饭店打工时认识的,看起来是个过日子的女人,说完这句话小张就笑得合不拢嘴,班长将这一幕拍下来了,包括婚礼的现场种种,发到朋友圈里。

 

配上一句极其简单的话——

 

“有人过着自己的人生,依旧精彩。

 

  新婚快乐。”

 

后来,小张上台,感谢我们几个老朋友来他的婚礼。我们坐在底下说着胡话,又拼命地喝着酒,好一股不醉不归的势头,而在当时,不知是他感谢我们好,还是应该我们感谢他。

 

这一天,我们来的每一个人,都彻底改变了对于小张,陈旧不变的看法。人生已过近三十年,有些人终究成了你的老朋友,再相见依旧熟络熟悉,有着聊不完的每日话题,这得多亏网络,多亏朋友圈,我能透过它,去透视你的日常生活,几年没见也像昨日刚分别;而有些人在成为你的老友之后,却有幸成了你的新朋友,带来不同以往的人生体验,他像是一本沉厚落灰的书,我们错误理解了他,但还好,我们还能有重新认识他的机会。

 

3.

 

之后,我还是会刷着朋友圈,有些人的朋友圈依旧过得有滋有味,有些人的朋友圈照旧每条动态赞数破百,有些人的朋友圈像是成功人士的番刻。他们过得很好,光芒万千,有时我也会羡慕他们,因为自己的生活无味无色。

 

而他们的朋友圈,也就是虚拟世界,自我构造的虚拟形象而已,真正的生活,想必也同每个人一般,无色无味,而我时常在百般无聊时候,打开朋友圈,他们的朋友圈动态,是一剂调味料,用以调拌,未来更长岁月的寂寥无味。

 

而还会有些人,他们生活得平庸又平凡,所以很难在朋友圈寻觅到其踪迹,我想未来很长时间,都不会有他们的身影。

 

但,他们过得却是,真正的生活。

 

作者汪杨,微博:Young汪杨,搞新闻的,码码字的,闽南师大的,大三学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