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光文具价格联盟

从“侯氏碱法”的得来看南化先驱的创业担当

楼主:中国石化南化公司 时间:2021-04-08 16:51:14

中国化工界的伟大——侯博士


范旭东先生于民国三十二年十二月十八日在新塘沽侯德榜先生获膺英国化工学会名誉会员荣衔庆祝会上的演说词


       我们和侯先生结交二十多年,在战时后方,开这样一个盛会,祝贺他得到世界荣誉,我们异常兴奋,这在中国化工史上,应该是最光荣的一个节目。

       要知道侯先生成就的伟大,如其不把永利创办初期的经过略略申述,总觉不够明显。永利创办是在民国六年,正当第一次世界大战,闹得天昏地黑,欧亚交通梗阻,几十年用惯了的洋货运不过来,市场忽然不安。就化工范围说,颜料、纯碱等等欧洲特产,比黄金还宝贵,上海靠存货发几千万大财的,大有其人,谁不眼红,谁不欣慕。

       有少数平日对工业制造感点兴趣的人,极力想利用这时机设厂自制。颜料,他们知道技术艰深,不敢高攀。酸类,如硫酸、盐酸,可由日本输入,不愁没有。惟有制碱,看来似不大费劲,但英国卜内门公司不把存货放出来,使得有行无市,许多用碱的厂家因此停业。后来有一位李先生在上海开了个食盐电解厂,又有一位姓葛的在山东汝姑口开了个罗卜郞法碱厂,想从食盐一直制出纯碱,种种副产也一点不让丢弃,胆量很大。四川某家碱厂,也是成立在这时候,可称盛极。此外还有一部分人,认识比较深切,不敢贸然从事,在上海听见久大精盐厂设在塘沽,辗转托人搜集参考资料。当由一位最关心久大事业的朋友,就是遵义蹇先益(季常)先生,介绍来塘沽实地调查。他们一行三位,由吴次伯先生主持,吴先生是老同事吴技师览庵的尊翁,他在上海、苏州曾办过几个工厂,还有理数学家王小徐先生和协助吴王二位的化学家陈调甫先生,于民国五年一个极冷的时光来到天津。经过几次研讨,他们才知道久大和一般盐商一样,用盐是要完税的。制碱要用盐做原料,如其不免税,当然无从下手,这事实使他们一股勇气不无沮丧。既然远道而来,大家商议,决定依据他们从上海携来的创办章程,试行举办。永利这个名称,也是他们当初指定的。

       原盐免税,经过相当周折,幸亏发起人中间有萧山张弧(岱杉)先生,张时任盐务署署长;长沙李穆(宾四)先生,任长芦运使;杭县景学钤(夲白)先生是位盐务专家,极力斡旋,财政部居然批准原盐免税,这在中国二千多年的盐务史上,恐怕还是第一次。阻碍横生,动辄几个月得不到一点进步,各人的信心,远不如以前热烈。前后两次发起人拿出来的少数创办费,因为做了一次试验,加上将近一年的开支,所余无几了!不容易再谈募集,陈调甫先生等得不耐烦,变卖了陈夫人的嫁奁,往美国读书去了。加上欧战一停,碱价大落,这一幕只好暂卸下来。所幸天津一部分发起人没有灰心,仍在不懈不怠中踱着方步向前走去。

       民国八年,先兄源廉(静生)先生赴美游历,认识纽约的华昌贸易公司湘潭李国钦(炳麟)先生,来信说李先生很关心这类事业,那时候国内的设厂准备,又有了实现可能。遂趁先兄在纽约,托他转请李先生帮忙。一面打听陈调甫先生已经到了美国,去电委他代表永利,协助李先生进行,着手聘用专家,设计绘图,永利事业到这一阶段,才算有了眉目,极尽曲折迂回,可称不绝如缕。侯先生是这春芽初发时,在纽约受聘的三位专家中的一位。

       民国十一年,我们团体的神经中枢,黄海化学工业研究社成立。侯先生恰于此时回国,先任碱厂工程师职务。碱厂装置是请纽约一位号称专家设计的,照他的图样,委托王小徐先生在上海所办的大效机器厂制造。当侯先生到塘沽时,有许多已经安装手动,现在回想,真所谓“初生之犊不怕虎”! 苏尔维制碱,如其这样就能成功,今日的世界应该无国无碱厂了。多少辛酸,从此开始,以后侯先生奋不顾身,寝馈于工厂,从事死拼,先后四五年。从调换碳酸化塔的水管,另行设计新分解炉(即通称之干燥锅),历次加强冷却设备,改造滤碱机和石灰窑,以至补救种种临时故障,煞费苦心。这工作不比从新发明有任何不同。原来苏尔维法制碱,在原理上十分简单明了,并没有什么难懂,但是诱惑性最大,轻于着手的没有不感到万分棘手,此所以苏尔维公会独霸世界碱业,垂数十年不辍。当日和侯先生先后受聘的,还有美国李佐华先生(Mr·G·T·Lee),也尽力不少。有段故事,是外间不大知道的,就是如其不是侯先生以身作则,能实干苦干,李先生绝不会在永利长久做下去。因为他太看不惯当日有些不熟练的员工对工作的松懈,气愤辞职不止一次,幸而他崇敬候先生,才隐忍下来,以抵于成,侯先生始终是书生本色,自强不息,诲人不倦。他的功劳不仅是为中国创建了苏尔维法制碱,难得的是为中国造出了一种做工的风气。丧亡之余,今日永利还能够为国家肩一肩责任,都是侯先生做工的风气一种表现。他的著述现在风行各国,打开制碱工程秘境给全人类,这笔苏尔维氏硁硁自守,而侯先生气度崇高,尤其值得赞扬!碱厂成功之后,永利发起人将章程内每年应得酬劳金全数捐赠黄海化学工业研究社作费用,也是和侯先生的技术成功有连带关系的。


       侯先生第二期的成就,当然要算硫酸铔厂的创建。这工业能够不为外商攫去,而由永利接过来自办,未尝不是国家之福。侯先生负全责办理,出国设计、采购,以至回来安装、出货,整个工程系统,由彼一人主持。这是人所共知的。这次英国化工学会,表彰他的功绩,重在化学技术上的成就,或者还不知道他在事业经营方面也有这样广泛而精密的才能。他经手公司采购器材资金,在战前动辄千万元,他没有同事帮他清理账目,但是账目一丝不苟,比全公司任何人清楚。我们常说他如其经营商业,一定是把好手。铔厂不幸,开工不到半年,三次遭敌机轰炸,我们工作如故,随着国军西撤,只得暂退后方另图建树。在风雨凄凄中,侯先生是最后离厂的一个,悲壮心情,同人莫不钦佩!


       二十七年春,同人聚集川湘,决定借此机会,奠定华西化工基地,侯先生开始第三期的工作。先赴德国,为的要适合华西目前环境,设计一个新碱厂。这是他一大英断,殊足珍贵。浅识之人,以为他既从事制碱工业多年,有成就、有著述,何必再请教旁人,且丧亡之余,能省则省,何必冤枉花钱。实则侯先生所以成功的要素,就在这里。如其把塘沽原有设计,缩小几十倍,移到华西就能运用自如,制碱工业就不值得重视了,他岂有不知道的。在德国周旋多时,厂家提出无理条件,请求承认,侯先生愤然赴美自行设计,一面指导化工研究部在国内循序实验,居然完成了一新碱法。侯先生谦虚自牧,绝不居功。去年三月厂务会议,全体同人一致赞同命名为“侯氏碱法”,纪念他的创作。在战时中国化工界,有这样的成就,识者叹为奇迹。从此世界制碱工业,又辟了一新途径,殊足重视。现在我们在四川的硫酸铔、炼焦两厂工程,一部分因为国际运输路线阻塞停顿了,一旦停战,必然很快的建造成功,毫无疑义。古人有言:“得人者昌”,永利所以在化工界能够有些许成就,中国化工能够跻上世界舞台,侯先生之贡献,实当首屈一指。他年岁不高,身体健壮,且有贤内助侯夫人为之治家教子,使他无内顾之忧,相信今后的成就,必更伟大。我们为国为友,敬祝他在化工界健斗胜利!


共和国第一号发明证书:侯氏碱法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