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光文具价格联盟

男.人35岁后这处尺寸开始变短?

楼主:趣味时尚馆 时间:2021-01-13 13:42:45

828米的世界第一高楼哈利法塔的塔尖,海风浩荡,三个人静立不动却杀气冲天。

一个是枪王格雷斯,一把金枪,弹无虚发,曾在某国阅兵式上枪杀该国总统。

一个是刀王李秋乐,十把飞刀,例不虚发,曾一个人灭掉某国最大的社团。

一个是毒王路易斯,擅长下毒,杀人无形,曾毒杀某国一个集团军。

塔尖忽然多出一个人,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年轻人,华夏面孔,眉目俊朗,笑眯眯地看着他们:“世界排行前三的杀手,全都来齐了。”

格雷斯问道:“目标是谁?哪个大国的元首?非要我们三个一起出手?”

年轻人笑道:“你们还记得吗?五年前,你们在这里联手对付过一个老头。”

路易斯脸上露出羞愧之色:“我们三人联手从无活口,那老头是唯一一个。”

“那老头刚刚去世了,”年轻人露出一抹神秘的笑容:“现在你们的目标是他的徒弟,华夏龙魂组织的老大,龙神!”

三人不约而同打了个冷战:“您还是另请高明吧,龙神太可怕了!他简直不是人!杀手排行榜前二十个,其他十七个都被他秒了,就剩我们三个了!”

“你们三个联手,连他师父都能摆平,何况是他!”年轻人笑得人畜无害:“杀了他,不但能得到十亿美金,还能得到霉国中情局、阴国军情六处的丰厚回报,你们还犹豫什么呢?”

三人互相看一看,都从对方眼里看到了贪婪:“目标在哪?”

“远在天边!”年轻人出手了:“近在眼前!”

三个顶尖杀手反应过来,却已经迟了!

仅仅三秒,世界排行前三的杀手全都从828米的哈利法塔坠落!

年轻人弹开眉梢的血珠,遥向华夏方向拜了一拜:“师父,我替您报仇了!”

……

一天后,年轻人站在华夏江北省会江城市的最高峰将军山,山巅上一座新砌的坟墓,墓碑上面写着,一代宗师江海天之墓。

墓前还有一群人,多是电视上经常出现的大人物,全都在脱帽鞠躬。

祭拜完毕,一个中年男子走上前,对年轻人说:“卢冲,尊师对国家的贡献非常大,本来应该得到国葬,怎奈老人家的丰功伟绩全关系到国家机密,不能公之于众,非常遗憾,最高首长特别追赠尊师上将军衔!尊师旧疾复发,却走得很安详,请你节哀顺变。”

卢冲一语不发,眼睛一瞬不眨,看着坟墓,眼里有无尽的追思。

十五年前,五岁的卢冲被一个乞讨团伙骗出孤儿院,眼看要被打断手脚逼着沿街乞讨,师父忽然出现:“小朋友,我看你骨骼清奇,根骨极佳,是百年难得一遇的练武奇才……”

当时卢冲以为自己又遇到了骗子,没想到江老头真教他武功,很神奇的内功,江老头还遍请世界各个领域最顶尖的高手教他射击、爆破、电脑、医术、赌博、音乐、飙车、易容、追踪……十年后,卢冲成为最全能的绝世高手!

在卢冲之前,师父还收了七个徒弟,他们被师父收养的时候年纪更小,都不记得自己的名字,师父就以龙为姓,按照华夏传统美德,给他们取名忠孝仁义礼智信,只有龙信是个女孩,改名龙馨,他们的悟性都很高,却没有卢冲高,除了内功外,他们都专修一两个领域,十年过去了,他们都成为所在领域的顶尖高手。

六年前,师父让他们八个人加入华夏官方最神秘的组织“龙魂”,龙魂八龙纵横世界各国,除掉一百多个敌对杀手组织、雇佣兵团,杀人盈野,数以万计,龙魂成为世界所有地下势力的噩梦,连中情局、军情六处、摩萨德等特工组织都对龙魂敬畏有加,特别是龙魂的老大“龙神”卢冲,他们更是闻风丧胆。

对别人来说,江海天是个古怪老头,对卢冲来说,江老头却是他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

可是,这个疯癫又古怪的老头就这么走了,走的这么突然,卢冲连他最后一面都没见到!

纵然把当年伏击师父害师父隐疾加重的三大杀手除掉,却也于事无补,师父永远地走了!

那个中年人拿出一个木盒,递给卢冲:“这是江老留给你的东西,里面有他的遗愿!”

卢冲接过沉甸甸的木盒,对着坟墓,沉声说道:“师父,您放心地走吧!您的愿望,我一定会为您完成的!”

中年人严肃地问道:“卢冲,你真的要退出龙魂吗?最高首长说,如果你不退出,将授予你少将军衔,你可想好了,你才二十岁,这么年轻的少将是史无前例的,你可要珍惜啊!”

卢冲坚定地说道:“请王局长转告最高首长,多谢他老人家的好意,可我这些年杀戮太多,早已经厌倦了!”

中警局的王局长深深叹息一声:“这些年你杀的敌对分子,比一个集团军消灭的都多,是该休息一下了!可你也没有必要退出啊!”

卢冲坚定地说道:“我现在只想过普通人的生活,完成我师父的遗愿!”

王局长看卢冲去意已决,马上变了脸:“卢冲!最高首长没有签字同意,你的正式手续都没办,再说你师父要是活着,他也不同意你抛下其他的兄弟离开,你现在还是龙魂的核心,你所谓的退出,我们就当你放了一个长假!”

他说完,就和那群大人物离开,根本不给卢冲反驳的机会。

卢冲叹了口气,打开木盒,里面除了一块奇异的黑色晶石,就只有一封信。

看完信,卢冲的脸色完全变了:“师父,有您这么坑徒弟的师父吗?”

……

第二天,早上八点半,卢冲来到位于江城市中心的天剑大厦前面。

三十六层的天剑大厦,整体造型宛若一把直插天际的宝剑,银色幕墙在太阳照耀下,熠熠生辉,仿佛是宝剑的寒光。

卢冲看着大厦玻璃幕墙里的自己,头发乌黑浓密,额头饱满光洁,眉毛浓黑如剑,眼睛清澈明亮,鼻梁高挺……既然能靠脸吃饭,何必靠才华呢!

靠杀人的才华吃的饭太硬,还是轻轻松松地当小白脸吃软饭吧!

他没开玩笑,师父的遗愿只有一个,让卢冲娶他孙女江雪晴。

江雪晴就是这个天剑大厦的主人,天剑集团的总裁,而天剑集团是江北省四大商业集团之一,从事手机互联网、安防工程,市值一千多亿,要能娶到江雪晴,能少奋斗好几百辈子!

卢冲娶她,不就是过来当小白脸吃软饭的吗!

本来卢冲只有二十岁,结婚对他来说是很遥远的事情,而且他非常鄙视吃软饭的男人,可师父对他恩重如山,师父遗命,他不能不从!

卢冲正迈步往天剑大厦正门走去,手机突然响了。

是龙魂八龙中的老三龙孝打来的:“龙神老大,你真要跟江雪晴结婚啊!你可要想清楚,一入豪门深似海,从此美女是路人啊!你要是入赘了,天天看老丈人、丈母娘、老婆的脸色,别提多憋屈了,哪有咱们兄弟杀杀人泡泡妞来的潇洒自在啊,没准师父跟你开玩笑的呢!”

卢冲知道,肯定是小八龙馨那丫头侵入江城的警务监控系统,那七个家伙正对着屏幕上的自己放肆嘲笑呢。

他没空跟这帮小子计较:“我比你了解咱师父,他这次真没开玩笑……”

老四龙仁叫道:“老大,别想不开啊,往前一步是孤独,往后一步是幸福啊……”

卢冲笑道:“你说反了吧。”

龙仁嬉笑道:“老大,你要是跟江雪晴结婚了,她是天剑集团总裁,日理万机,你呢,要独守空房,岂不是很孤独嘛。老大,往后退一步,转身回来吧,龙馨等着你给她幸福呢!”

龙仁哎呦一声,显然被龙馨打了一下。

龙馨娇媚的声音响起:“老大,别听老四胡说,虽然你是我们的老大,不过那是以本事来论的,按年纪来论,你是我们里面最小的,我们都没结婚呢,你急什么呢……”

老七龙智嘻嘻笑道:“老大,你一次恋爱都没谈,还是小处男呢,咋就那么想不开,非要一头扎进爱情的坟墓呢,赶紧回来吧,兄弟们给你准备了各种国籍的美女,任你挑选!”

卢冲叹了口气:“你们别瞎扯淡了,师父让我娶江雪晴的深意,是想让我保护江家,江家现在内忧外患……咱师父对我恩重如山,他临终遗愿我不能不从!”

老二龙忠知道劝不回老大了,便道:“如果真是江家有难,咱们责无旁贷,老大你要是遇到什么困难,马上给我电话,我马上带兄弟回去帮你!”

卢冲正在跟大家专心讲电话的时候,没有留意到,一个穿着香奈儿职业套装的白领丽人驾着白色玛莎拉蒂跑车疾驰而来。

跑车速度飞快,驶过卢冲身边一滩积水,污水飞溅起来,溅了卢冲一身。

卢冲这次轻装简行,没带任何行李,就一身衣服,结果成了落汤鸡,本来他穿着高档西装,气质轩昂,俨然高富帅,被脏水一淋,浑身脏兮兮,秒变农民工!

卢冲赶紧挂了电话,大声喊道:“那女人,你别走!赔我衣服!”

那个白领丽人仿佛没听到,猛踩油门,跑车轰鸣,急速驶入地下停车场。

卢冲想追上去让那女人赔他衣服,此时一辆黄色兰博基尼跑车疾驰过来,挡住他的去路。

车上跳下来一个年轻男子,一身意大利定制的白色西装,看起来玉树临风,只是脸型稍长,堪比马脸,后面跟着好几辆装满玫瑰花的汽车,停在楼前。

马脸男轻蔑地看了一眼浑身脏兮兮的卢冲,呵斥道:“死民工,滚远点!”

卢冲郁闷了,这逼什么眼神,老子就是衣服脏了点儿,怎么成民工了呢!

不过,狗冲人叫唤,人也要冲狗叫吗?他懒得跟马脸男一般见识,绕过兰博基尼跑车,跑进地下停车场,愕然发现,玛莎拉蒂跑车上空无一人,那个白领丽人已经坐电梯上去了。

卢冲只得悻悻然走回一楼,看到刚才那个马脸男正在让人从卡车上拿玫瑰花,要用红色玫瑰花摆成什么形状,又是俗套的求爱戏码!卢冲懒得看,迈步往天剑大厦里面走。

他没有去买新衣服,因为他已经急不可耐,想要早点见到江雪晴。

师父以前经常提起宝贝孙女江雪晴,说江雪晴是江城四大美女之首,脸蛋身材都是极品,勾起了卢冲强烈的好奇心。卢冲不想被神奇的PS技术和柔光自拍误导,就一直没看江雪晴的照片,他现在只想看到江雪晴的真面目,如果真的像师父说得那么美,那就娶了吧!

天剑大厦一楼大堂站着四个保安,一个圆脸保安看到卢冲一身脏兮兮的,连忙上前拦住他,鄙夷地呵斥道:“你来这里干什么?”

卢冲说:“我找你们的总裁江雪晴!”

圆脸保安上下打量卢冲一番,轻蔑一笑:“天剑集团是做高科技产品的,不是建筑公司,不欠农民工的工钱!你赶紧走!”

卢冲忍不住笑了:“你那只眼看我是农民工?”

圆脸保安斜眼看着卢冲,冷哼一声:“我左眼看见了,右眼也看见了,死民工,赶紧滚!”

卢冲冷笑道:“真是狗眼看人低!告诉你,我是你们总裁江雪晴的未婚夫!”

圆脸保安狂笑起来:“就你这损色,凭什么说自己是总裁的未婚夫,妄想症!神经病!你再不滚蛋,我打电话叫精神病医院的来收容你!”

卢冲一把揪着圆脸保安的衣领,单手把他提起来,按在墙上:“就凭这个!”

一个方脸保安看卢冲脸蛋棱角分明英气逼人,力气又大,没准江雪晴那种高高在上的极品白富美就喜欢这样的男人,连忙上前,打着圆场:“您先松手,我打电话问问上面。”

那保安给天剑集团总裁办公室打去电话:“下面有位先生说他是江总裁的未婚夫……”

总裁的特别助理方冰冰冷笑道:“江总连男朋友都没有呢,怎么会有未婚夫呢,那人不是骗子,就是疯子,赶紧把他赶走!”

方脸保安皮笑肉不笑地看着卢冲:“你是自己滚出去,还是我们打你出去?”

其他三个保安已经手持橡皮棍围了过来。

就在这个时候,大厦门外一阵喧哗。

卢冲扭头一看,刚才那个马脸男已经让人把九千九百九十九朵玫瑰花摆成七个鲜红的大字:“马长亮爱江雪晴”,每个字都摆得有磨盘那么大,离老远都能看得清清楚楚的。

一身白色西装的马脸男站在那七个大字前面,拿出一个麦克风,大声说道:“雪晴,我今生就认定你了,非你不娶!雪晴,我爱你……”

门口围着好几百个白领,多半是办公室女郎,她们看到这一幕盛大的求爱场面,都忍不住尖叫起来,要是有这么一个有钱的男人给她们做这么浪漫的事情,她们肯定马上投怀送抱!

有人认出来这个马脸男,惊叫道:“马长亮!他就是江城四少之一的马长亮啊!青山集团董事长马青山的独生子,现在是青山集团的副总裁!”

“青山集团?那跟咱们天剑集团一样啊,都是江城十大集团之一,市值也有上千亿,这马长亮又长得这么帅,跟咱们江总那可是门当户对天作之合啊!”

马长亮听着周边那些小白领的议论,越发志得意满,他相信,江雪晴就算是江城千万市民公认的冰山女神,也无法拒绝他这么优秀的男人!

可问题是,女主角江雪晴一直没有露面,貌似对这场景一点儿兴趣都没有!

马长亮脸上的笑容有些僵了!

四个保安将卢冲围在中间,那个圆脸保安指着马长亮,对卢冲轻蔑地说道:“要是马长亮那样的高富帅说是江总的未婚夫,我们没意见,可就你这损色,还是滚吧!”

卢冲冷冷地扫了马长亮一眼,虽然还没有和江雪晴见面,但卢冲已经把她当成自己的未婚妻了,现在居然会有这么不要脸的混蛋当众给自己的未婚妻求爱,卢冲顿时觉得,这个马长亮面目可憎,可憎到让他手痒!

那四个保安见卢冲还站着不走,抡起橡皮棍劈头盖脸地打下来:“死民工,赶紧滚!”

“好,赶紧滚!”卢冲双手一伸,抓住两个保安的衣服,扔到大厦门外。

这些保安都是退伍特种兵,都很高大健壮魁梧,此时却像稻草人一样软弱,被一股巧妙又奇大无比的力量挟裹着,像打水漂的瓦片一样,滚啊滚,滚过那片玫瑰花字。

好好的浪漫的七个大花字被那两个保安滚啊滚,滚成一片狼藉,花瓣四处飞溅。

马长亮拿出手机,正准备打电话给江雪晴,让她下楼看看自己浪漫的举动,却万万没想到,滚来两个保安,把自己绞尽脑汁弄出来的浪漫花字滚得一塌糊涂。

他马脸抽搐,暴跳如雷:“你们两个看门狗,坏老子的好事,赶紧给老子滚!”

另外两个保安看到眼前的一切,目瞪口呆,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就在这时,卢冲双手一伸,又把他们随手扔出,砸在马长亮身上。

第二对保安身形更为壮硕,都是一米八几的个头,被卢冲大力丢出,宛若两枚炮弹,把马长亮撞出七八米远,摔倒在地下停车场的入口。

马长亮顺着倾斜向下的车道,不断地往下滚,滚啊滚,滚到停车场里面,晕了过去。

昏迷前,马长亮恍然想起,好像自己刚才骂过某个人“死民工滚远点”,现在倒好,那个死民工没滚,自己倒滚得好远好远!

门口看热闹的白领们全都嗔目结舌,他们纷纷回头看,到底是谁那么大力竟然能把四个孔武有力的保安扔得那么远,却愕然发现,刚才保安们站立的地方空无一人,好像那四个保安是凭空滚过来的!

把保安扔出砸倒马长亮的时候,卢冲已经跑过大堂,跑到电梯口。

他跑起来速度奇快,犹若风驰电掣,寻常人的眼睛根本捕捉不到他的影子。

卢冲想坐电梯上去,却发现正值上班高峰期,电梯口排起了长龙。

他是急脾气,哪有心思在这排队,想要走楼梯上去,却发现天剑集团总裁办公室在三十六楼,隔着往常,别说只有三百多米的三十六层,就是八千多米的珠穆朗玛峰,他也轻松登顶,可今天想早点见到江雪晴,不想浪费时间去爬楼。

他低头看看自己脏兮兮的衣服,急中生智,走到一部电梯前面,一脸严肃地说道:“大家好,我是电梯公司派来维修电梯的,这部电梯出现了机械故障,非常容易发生突然下坠的恶性事故,请大家让一让,等我修好了,大家再乘坐不迟!”

这些人看卢冲一身脏污,看起来很像修东西的师傅,下意识就相信了他说的话,纷纷议论道:“难怪我总觉得这个电梯有问题!”

“天啊,突然下坠,会死人的啊!”

“师傅您赶紧修吧!”

卢冲强忍笑意,一脸认真地冲这些白领说道:“大家让让,我会尽快修好!”

这些白领让开路,卢冲独自一人走进电梯。

当电梯已经往上升的时候,那些白领里面传出一个声音:“这家伙不就是刚才被保安拦住的农民工吗,啥时候成修电梯的了,咱们被他骗了!”

有人嚷道:“太可恶了!等下看到这个死民工,扁他一顿!”

旁边有人苦笑道:“扁他?你们能扁得了他吗?刚才门口那四个保安就是被他扔出去的!四个高大魁梧的保安在他手里像四个婴儿一样!”

“啊,那死民工居然那么厉害!”

一个美女叫道:“谁说他是民工了,人家除了衣服脏一点,脸蛋长得还是很帅的啊,刚才把那四个保安扔掉的样子更帅啊!比那个马长亮帅多了!”

这电梯没有什么问题,很快就到了三十六楼,这里是天剑集团的核心,董事长办公室、总裁办公室、各个副总的办公室都在这一层。

电梯门口也有四个高大健壮的保安把守,他们的职责就是禁止无关人员进入,保证集团高层的安全。

电梯门开了,四个保安只觉得眼前一花,一道影子从他们眼前一晃,他们揉揉眼睛,仔细一看,什么都没有。

就在开门的一瞬间,卢冲以卓绝的身法,跑过前台,进了办公区域。

宽大的走廊两边都是挂着各种头衔名号的办公室,卢冲逐个找,走过各个副总的办公室,终于找到一个挂着“总裁”牌子的办公室。

站在总裁办公室门前,想想自己用不了多久就会迎娶白富美,当上总经理,出任CEO,走上人生巅峰,卢冲心里,还有点小激动呢。

他决定,给未婚妻一个惊喜,没有敲门,而是握紧门把手,扭一下,没扭动。

他暗运内劲,咯嚓一声,反锁的门被他硬生生扭开了。

他推开门,哇,好大的办公室,简直可以踢足球了。

紧接着,他的眼睛被狠狠地辣住了!

长长的沙发上坐着两个大美女。

一个女人杏眼,桃腮,琼鼻,樱唇,五官极为美艳,香奈儿西装套裙裹着她火爆的曲线,脸蛋美艳程度不亚于时下任何一个国民女神,身材火爆程度更在那些性感网红之上,看起来有点脸熟,好像在哪见过。

另外一个女人更美,五官精致,眉目如画,明眸皓齿,卢冲见过的女人里面没有任何一个女人的颜值能够比得上她,但她脸蛋冷艳如冰,一看就是男人勿近的冰山女神,身材虽然没有身边那个女人丰满,却更玲珑剔透,乌黑秀发绑成干净利索的马尾,一身黑色杰西亚小西装,笔直修长的大长腿显出黄金比例,整个人呈现出三个字,天仙攻,真是又美又帅,远可撩汉,近可撩妹。

他的眼睛被辣住,绝不只是因为她们的美色,更是因为,她们居然在亲热!

两个国色天香的大美女,如胶似漆,唇齿相接!

卢冲不是没看过两个女人的亲热片段,可往往都是一个长相很男人性化的女人和一个美女亲热,很少看到一对全都是大美女!

华夏男多女少,将近有两千多万成年男人找不到老婆,这两个大美女居然自行配对!

这太暴殄天物了!

太没有公德心了!

他正要大义凛然地谴责她们,万万没想到,那个冷艳的大美女凝视着他的脸蛋,娇哼一声:“卢冲,你回国怎么不提前告诉我一声?”

卢冲茫然地看着这个冷艳逼人的天仙攻美女:“你是谁?你怎么认识我?”

天仙攻神色很淡然地说道:“我是江雪晴!我看过你的照片!”

“江雪晴?”卢冲脑袋嗡地一声,师父果然没有瞎说,江雪晴不负南海四美之首的美誉,确实是个超级白富美!

可他万万没想到,这个未婚妻竟然喜欢女人!

江雪晴打量卢冲一番,蛾眉紧蹙:“你怎么这么狼狈?”

卢冲认出江雪晴身旁那个长相美艳身材火辣的大美女赫然就是刚才开着白色玛莎拉蒂跑车溅了他一身脏水的女司机!

他指着那个女人,冷哼一声:“你问她!”

丰满美女用她那漂亮的杏仁大眼傲娇地白了卢冲一眼:“明明看我的车过来了,你却不让,被溅一身水,活该!”

卢冲脾气一向很好,从来不跟女人一般见识,可现在这个丰满美女的态度太过嚣张,他完全被激怒了,二话不说,快步走到沙发前面,身子忽然踉跄一下,倒在那个丰满美女的身上,在她身上滚了一下,那崭新的香奈儿套装顿时被弄得脏兮兮的。

那丰满美女怒气冲冲地推开卢冲:“我新买的!十几万一套!你赔我!”

卢冲冷冷一笑:“明明看我走过来,你却不躲,衣服被弄脏了,活该!”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那个丰满美女气得哑口无言。

江雪晴娇宠地摸摸那个丰满美女的脸蛋:“冰冰,别生气,等下姐给你买一套新的。”

那个丰满美女方冰冰伸手揽着江雪晴的胳膊,撅着樱唇,娇嗔道:“晴姐,这个人又丑又穷又混蛋,你千万不能嫁给他啊!”

江雪晴宠溺地说道:“冰冰,你放心,我跟他结婚,就是为了完成我爷爷的遗愿,就是为了给我爸爸妈妈一个交代,我绝对不会跟他有夫妻之实的!”

卢冲忍不住笑了起来:“江雪晴,闹了半天,你想让我跟你形婚?”

江雪晴一脸淡漠地看着他:“你都看见了,我不喜欢男人,只能跟你形婚。”

卢冲笑得更开心了:“本来我就不想结什么婚,但师命难违,我没有办法,现在好了,你竟然要来什么形婚,太可笑了,哥不陪你玩了!”

这软饭果然不是好吃的,也许回去跟兄弟们一起杀杀人泡泡妞的日子才适合自己,卢冲转身就要离去。

江雪晴腾地站起身,快步走到门边,拦着卢冲,俏脸冷艳有若万年寒冰:“卢冲,难道你想违抗师命?”

卢冲冷笑道:“江雪晴,你不要告诉我,师父在知道你是百合蕾丝的情况下,还让我过来跟你结婚吧?”

江雪晴腾腾走回她那大的堪比台球桌的办公桌,拉开抽屉,拿出一封信,递给卢冲:“这是爷爷给你的信。”

卢冲拿起一看,是师父的笔迹。

看了几行,卢冲气不打一处来,师父竟然知道他孙女有不正确的性取向,还非逼着自己和她结婚,这是什么师父,挖坑给徒弟跳!

师父的信很长,卢冲已经没有耐心看下去了,冷冷地看着江雪晴:“师父让我和你结婚,不外乎是让我用一生时间来保护你们江家,只要我能一直保护你们江家,就算不和你结婚,也不算违抗师命!”

江雪晴美丽杏眼淡然地盯着他:“你继续看下去!”

卢冲又看了几眼,忽然眼睛睁得大大的,盯着江雪晴:“什么,御龙诀最后两层的心法在你那里,只有我和你结婚三年,才能从你那里拿到心法?”

御龙诀,是师父祖传的内功心法,可惜整个江家除了师父之外,没有一个人适合修炼,师父离开江家四处漂泊,就是为了找到能修炼御龙诀的练武奇才,结果山南海北地转了十几年,只找到七个适合练御龙诀的,之前只有师父一个人练到第七重,卢冲现在也练到第七重,八龙里其他人都停留在四五重,龙馨根本不会练,还好师父给了她适合女孩修炼的功夫。

一年前,卢冲奉命贴身保护东海首富姜润东的独生女儿姜语嫣,对方下了血本,从世界杀手排行榜前二十位请来八个,前七个都被卢冲摆平了,最后一个是世界杀手排行榜第四的毒狼藤田一郎,卢冲当时内功只在第六重,打不过藤田一郎,重伤逃走,带着姜语嫣四处躲藏,后来生死关头突破进入第七重,一举杀了藤田一郎,当晚卢冲和姜语嫣一吻定情亲热时,师父突然出现,强行把卢冲带走。

师父很严肃地告诉卢冲,练不成第九重,就无法真正无敌于天下,而在没有练成第八重之前就失去童贞,终生无望练成第八重,更别想真正练到九重大圆满阶段,师父他自己就是惨痛的教训,太早结婚生子,导致终生停留在第七重,连第八重都无法练成。

师父虽然那样说,可一直不肯把最后两重心法交给他,原来交给江雪晴了,师父平时疯疯癫癫的,关键时候还挺会算计,知道自己肯定不会和他的百合孙女结婚,就用这个来胁迫!

江雪晴淡淡地说道:“你可以不要那两层功法,我不勉强你!”

九重内功,卢冲已经练到第七重,剩下的两重是重中之重,不仅关系到他的生命,更关系到他的终生幸福,卢冲能不要吗!江雪晴完全拿住了卢冲的七寸!

“那好吧!”卢冲想了想,咬了咬牙,不就是形婚五年吗,哥哥我从十五岁有那种冲动以后,因为练御龙诀,已经忍了五年,再忍三年又能如何!

江雪晴上下打量了他一番:“收拾一下,跟我去民政局!”

“用得着这么快吗?”卢冲刚从她是个百合的惊诧中缓过来劲,气都没喘匀。

“我很忙,没有那么多时间去应付父母的唠叨和其他人的异样眼光,”江雪晴淡淡地看着卢冲:“越早把你这张挡箭牌顶出去越好!”

卢冲软饭没吃到,反倒成了一对百合的挡箭牌,莫名悲哀,却又无可奈何,谁让他对最后两重心法念念不忘呢。

卢冲双手在头上拨弄一下:“收拾好了,咱们去民政局吧!”

江雪晴给他一个白眼:“虽然是形婚,可你也得有点配得上我的人样啊!”

“人样?”卢冲冷笑道:“人样是要用钱堆砌的,我可没钱!”

方冰冰嚷嚷道:“晴姐,这人又丑又穷又混蛋,还想吃软饭,咱们就算找个挡箭牌,也不能找这么不堪的吧!”

江雪晴沉声说道:“他并不穷,这些年他至少赚了十几个亿……”

方冰冰狐疑地看看卢冲,这小子横看竖看都不像有十几个亿身家的有钱人啊。

卢冲苦笑道:“这些钱全被你爷爷拿回国内做慈善了……”

师父这些年,除了教他们兄弟几个之外,剩下的时间全去做善事,他老人家办了一百多家福利院,帮助一万多个孤儿和一万多个孤寡老人,这些年龙魂八龙在世界各国执行任务时顺手弄来的钱财,都拿来帮助师父的福利院,还好,多年以后,那些长大的孤儿很多都成了各个行业的精英,成了龙魂坚定的后盾。

虽然很佩服师父,但卢冲心里有时也不免抱怨,他老人家成了万人敬仰的慈善家,做徒弟的抛头颅洒热血的,到头来穷得叮当响!

本来以为师父是可怜他穷,想让他迎娶白富美踏上人生巅峰,却没想到,居然是百合未婚妻、形式婚姻这样一个大坑!

世上最长的路,就是师父的套路啊!

江雪晴淡淡地看着卢冲:“你什么意思,想让我养你?这世上哪一桩婚姻是女人挣钱养男人的?”

卢冲看看她冷艳绝美的脸蛋,邪邪一笑:“这世上也没有哪一桩正常婚姻是,夫妻之间不履行义务的,只要你肯履行夫妻之间的义务,让我养你也行啊!”

江雪晴俏脸冷若冰霜:“你想得美!”

方冰冰低声说:“晴姐,依我看,这家伙不是善茬,你可不要引狼入室啊!”

江雪晴面对心爱的女友,马上换成了甜美的笑脸:“我爷爷说过,卢冲这个人啊,挺怜香惜玉的,对男人能狠得下心,对女人从来都下不了手……”

卢冲无语了,师父老人家毕竟是江雪晴的亲爷爷,已经把徒弟卖的一干二净,自己对江雪晴而言,毫无秘密,这场男人与女人之间的战争没打就已经输了!

方冰冰壮着胆子,挺着胸,走到卢冲面前:“我说,卢冲,你的脸也不白啊,凭什么当小白脸吃软饭啊!你要是个男人,就该堂堂正正地自己挣钱,把自己打扮得人模人样的,再来跟我们家雪晴结婚!”

卢冲很想说,凭什么一场形婚还要我自己出钱打扮自己,岂有此理,不过,他已经不想再跟这两个不可理喻的变态女人多做纠缠,转身离开。

他想返回龙魂,可跟御龙诀最后两重心法失之交臂,他非常不甘心!

师父说过,只有把最后两重内功练好,达到圆满大成阶段,才能无敌于天下,否则以他七重功力,比他厉害的大有人在,能够战胜他甚至杀死他的也是有的。

经历了十多年的血雨腥风,卢冲明白一个真理,在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只有自己的实力最可靠,他比任何人都想变强,这一点儿比财色要重要得多!

他不是没想过从江雪晴手里把最后两重心法抢过来,可师父对他恩重如山,他不能对师父的后人下手,只能硬着头皮答应跟江雪晴形婚。

人有三急,卢冲走到这层的公共洗手间,这个时候,一个年轻男子走进来。

那男子脸蛋很长,很像马脸,脸上有点淤青,长得不怎么样,穿着相当漂亮,高级定制的意大利西装很笔挺,古奇皮鞋擦得锃亮,这身置装可能要几十万。

卢冲认出来了,这货不正是刚才那个滚入地下停车场的马长亮吗,生命力还真顽强啊,滚得那么惨,居然还能直立行走,而且还换了一套新衣服。

马长亮哪里知道是卢冲扔出保安把他砸得滚滚滚的,看到卢冲一身脏兮兮的,马脸顿时拉得长长的,呵斥道:“死民工,这是你该来的地方吗,滚出去!”



继续阅读请点击【阅读原文】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